我试着“不讨厌”自己

来源: iapa.cafa.edu.cn 时间:
编者按
《遇见星期四》
文/周三木
有些特质从一开始就不被看好,不受期待。特质会被当作弱点矫正,因这世界善于依附主流、乐于妆化自己。东西的出现本身就是理由,与选择相比不如安放。这篇“我试着‘不讨厌’自己”是从特质出发的旅行,“弱弱的”也在恰逢地摆放中显得出毫无理由的舒适。

我试着“不讨厌”自己
郑聿涵
我一直在想我和画画的关系,到底我希望自己画出怎样的作品,什么样的创作方法适合我,我的作品会不会打动观者,似乎从一个人的画中就可以了解到创作者的个性特点。我知道我并不是个有自信的人,我时常否定自己,怀疑自己,但我希望我可以学会接受自己,面对自己。
我一直不太敢正视自己,从小我画的画就有一种“弱弱”的感觉,我一直不喜欢这样,我会逃避,但可能这种做法本身就是矛盾的,而我怎么逃也逃不出,直到大四那年我们要开始毕业创作了,这次创作“时间久”,“任务重”,我希望我不要再逃走了,我应该试着面对一次自己。尽管途中我仍然有徘徊的时候,无法忍受想要放弃的时候。我一直认为在创作的过程中一定要尊重自己,而如果委屈了自己,那么作品也就不那么感人了。
在我以往的作品中,以及一些喜欢的作品中,我发现,我喜欢的作品中含有象征的,意向的表现,不是对于现实世界的拷贝,是偏形式的蕴含丰富情感的画面,他们往往更打动我,更让我着迷,我是喜欢这类作品的,而我也存在认为这样的作品简单,容易的偏见,现在在我看来任何一种类型的作品都是各有其特点,都是其他类型所不能替代的。
我希望我的创作是对自我情感的一种记录。而当我再去看我自己画的一些小画时,我发现也是当时我的一种心理状态,和一些想象,在画面里有我对于自己某种情感的记录。

《呼吸》

《无题》


EPSON scanner image
画面中经常会出现不规则的类似椭圆的形态,可能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总出现在我的画面中,但我想在之后的画面中出现这样的元素,似乎这个元素可以和生活中的某些事物联系在一起。根据这个思路我开始思考我内心深处的记忆,或是一个场景,或是一个物件,只要我对它有某种特别的感触,我都会记录下来。
有了构思,我开始勾画一些草图,我喜欢用铅笔这个工具,因为细细的笔尖和画出来不太重的特性。又让我回想起自己以前的画就是“弱弱”的感觉,我觉得这应该是我最适合的也是最让我感觉舒服的方式。
第一张我画的是一个小女孩躲在一个帘子后面,面无表情,好像自己,很多时候我都喜欢躲在角落里,就是呆呆的站在那里。这张是我在尝试,也许画面还有很多问题,但我很明确我还想继续画类似的题材。


我的草图画的比较完整,这和我之后想用石版呈现细腻的画面有关,前期我需要准备的比较充分,做到心里有数我才会进行石版画的制作,这和我自己的性格有关,也和我要画出细腻干净的感觉有关。

草图1
从草图到在石版上完成制作过程,有一张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反复的修改画面。我的构思是一个人在洗澡的场景,当我画完这张稿时,对于人物的动态我并不是很满意,我想把人的动态画的美一些。听了老师和同学们的建议后,从水的形态,人的动态和后面的小东西是否要出现在画面中,我开始重新思考,做了一些调整,又画了两张草图。

草图2

草图3
比之前的好一些了,开始准备在石版上完成,在石版上绘制的过程中,又有了新的想法,也许背景的图案可以去掉,这样更加突出主体,另外人物身上的调子还需不需要,是否只是一个人物的轮廓就可以给人更多的想象呢,带着这些思考,边画边想。

去掉背景的效果

石版上的效果
在每一次纠结和不断尝试的过程中,我会越来越清楚知道我最想表达的是什么,会越来越接近内心。

最终完成品
在一次找图片的过程中,无意间看到了一张图片。

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和我一直想画的玩具洋娃娃,总觉得在这些娃娃身上有自己的回忆,它承载了太多小时候的记忆,为了画好洋娃娃,我去买了两个洋娃娃当我的静物。记的小时候每次洗澡都会有很多玩具在浴缸里,最后它们就就默默地飘在浴缸里,再看到这样的情景,我总是很有感触。接下来我继续搜索我的记忆,那些打动我的回忆,根据自身的感受构思草图。

草图

草图

草图

石板上的效果
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接触过石版这个版种,所以刚开始我是想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尝试一张的,但当我抱着这样的心态时我可能并没有竭尽全力,我开始转变这样的心态,我选择了,就要尽力去完成每一次接触新事物的机会,慢慢的我开始喜欢上我的石头,感受石头表面的颗粒,似乎这些颗粒会呼吸,它像个内心细腻的少女,需要你用心照料,特别是在印刷的过程中,在一次次的过程中我也会慢慢了解石头的“性格”。其实,对我自身也是一种“磨练”,我的一些特点也会通过石头呈现出来。

无比芜杂的心绪(一)

无比芜杂的心绪(二)

无比芜杂的心绪(三)

无比芜杂的心绪(四)

无比芜杂的心绪(五)

无比芜杂的心绪(六)
我给我这一系列的画取名《无比芜杂的心绪》,是一本书的名字,我觉的这些画是对我自己的一种记录整理,可能它并不是很完善,可也算是我对自己心情的一次总结整理。现在我已经毕业半年了,我偶尔还是会想念那段日子,感谢很多人。

展览现场
文/郑聿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