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导师推荐(史良)

来源: iapa.cafa.edu.cn 时间:
《中国版画》2015(上)
导师推荐
徐宝中
史良在读研究生之前对铜版画是很陌生的,考上版画系艺术硕士之后,鬼使神差般爱上了铜版画!在两年的学习过程里,他兼顾着单位一份美术老师的工作,用对铜版画的最爱,着迷、执着地创作出二十多幅作品,使硬冷、生疏的铜版转变为他心之所至的情感载体。一块普通的铜版,为什么让他这样的魂牵梦绕,情有独钟?史良是一位直率、纯真的性情之人,虽然铜版画对他是个空白,但他由心里瞬间引发的热爱,点燃了他对版画强烈的求知、求索欲望,面对繁杂的铜版画制作过程,多年的习武强身习惯使他修得变化万千,而理为一贯的道法,更懂得大道显隐,不觉而知的修悟所在。铜版画作为心手交融、你进我退、相互博弈的创作媒介,自然也有以柔克刚、点石成金的本性,更存在着情有所思、迁想妙得的条件。真正的武林高手并不去拼一招一式,而是看谁能渐悟懂劲,以四两拨千金;真正的佛家禅意,也不在于把表面的道理讲得如何高深,更在意生活的点滴之处,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点化之间。史良是一个很有悟性的勤学之人,直率的性格让他快速的压缩了学习铜版画技术的时间,天性的敏锐,使他直接捕捉到了能为我所用的方法。他把习武悟道、持家爱妻作为他创作中的心源。他用太极无手,全身是手的武魂意识,把心之所得,用人物的力量之躯、马匹的运动之势来影射他隐藏的崇高之境;他把心性和随性合而为一,并驾齐驱地在铜版的物性引导下,用试错、偶然、攻防的策略来还原他个人的理想信念。这些作品他说是他的爱情经历,也有他读《水浒传》所崇尚的英雄情节。但我想说这都是他作品的画外之音,是借物抒情;是他的个人意志和灵性的转化;是他人性的本源写照。
 徐宝中 / 鲁迅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教授

《行者回首》 铜版   40cm×25cm   2015年  史良(峻墚)

《急先锋争功》 铜版  40cm×30cm  2015年  史良(峻墚)
创作自述
史良(峻墚)
我的“恋人”系列作品是我和我爱人的情感回忆录。我认为艺术的纯粹的情感传递和表达才是最能打动人的,打动了自己才可能打动别人。在创作手稿时我有意识的不进行构图和动作安排,尽量保持当下的情感和自发性,因为我心中有内容,只是很不确定的意象而已,本能的自动的勾画大圈小圈,直线曲线现在纸上,渐渐的两个人的动态显现出来,这样动态自然舒服,构图自然合理,脑中的意象定成了初稿。具体的结构则在铜版上的二次创作完成,为了保证性情的率真,我从不透稿。我们是社会的个体,只要用心用情,作品必然会有社会属性和当代性 。我的作品中只存在两个人物,因为纯粹的爱情中只有对方和符号性的自我。背景是斑驳的空间,两个纠结,爱恋,矛盾的灵魂在空旷的宇宙间相互抚慰!人间的任何事物都不可能圆满,爱依然如此,正因如此才让人难以忘怀!
英雄“水浒”系列是通过多年对形意拳(中国三大内家拳之一)的体验,而产生的。通过西方人体造型形式,省略表情,强调姿态,传递中国本土的审美情调,表达作者对壮美的憧憬。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艺术必须与个人经验、经历相结合,我的独特经历是练过武,武的精神是忠义勇,水浒把这种精神描绘到了极致,所以我的第二系列作品的题材选择了水浒。在此系列中,我的初心本源是我对义和势的理解和诠释。其内在为义而形式是对势的体验。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圆则行,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
“恋人”系列是我对爱的经历的回忆,是对情的感悟;而水浒系列则是而立之年的我对成功的渴望与憧憬,也是对义的理解和诠释。我的创作无他,只是情感的抒发,性情的表露而已。
史良(峻墚)/鲁迅美术学院研究生
徐宝中/指导教师

《恋人之崇拜》 铜版   30cm×20cm   2014年  史良(峻墚)

《恋人之血脉相连》 铜版   30cm×20cm  2014年  史良(峻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