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PA论坛|宋光智“第三届版画双年展暨学术论坛”(十三)

来源: iapa.cafa.edu.cn 时间:

2020年10月18日
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第三届版画双年展暨学术论坛开幕式
中央美术学院国际版画研究院成立揭牌仪式
在中央美术学院隆重举行

   在全球疫情依旧不稳定的情况下,国际学院版画联盟克服重重困难,成功地在线上组织了“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第三届版画双年展”。同时,联盟还举办专题学术论坛,来自全球的30余位版画学者和艺术家将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学术研讨和交流。

以下是广州美术学院绘画学院院长宋光智教授的专题发言:


宋光智
Song Guangzhi
国际版画研究院副院长、广州美术学院绘画学院院长
Deputy Dean of the International Printmaking Institute; Dean of the School of Painting, Guangzhou Academy of Fine Arts

一种成长的方法论
——版画教学的延展性思维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广州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的情况。学校于2018年底进行机构改革,成立了绘画艺术学院,下设三系一部,由油画系、版画系、水彩画系及绘画艺术基础部组成,共有本科生有750人,研究生200多人,专任教师80多人。绘画艺术学院整合后,版画系由三个专业方向构成:版画、书籍装帧、插画。现由原来每年平行招生,改为每年招两个版画班,书装和插画两个方向分别隔年招生。稳定规模,“做强版画,做精书装和插画”。

我们提出“以创作方法引领实践,以学术展览推动教学”,明确坚持以创作来带动教学的方法论,以学术推动教学,强调名家名师引领的示范作用。另外,绘画艺术学院整合以后,一些课程打破专业方向壁垒,比如说加强艺术通识课程,开设“艺术创作认识论”,去年我们请了德国汉堡美术馆前馆长克劳斯·米维斯教授前来上课,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今年我们请了顾振清先生来上课,另外我们还聘请国外专家加入优质课程团队,目前先在油画系开始试行,下一步在版画系也将会实施。
今天我主要介绍石版画创作研究方向的研究生作品。研究生新生上课时,我给的命题是“我是谁”,首先是对自我的追问,挖掘自身个性的特点,让学生主动去构建整个知识结构框架,也是以创作来带动技法,建构可生长的方法论。
方法论是以解决问题为目标的系统或体系,通常涉及对问题的阶段任务、工具、方法、技巧的论述,方法论会对一系列具体的方法进行分析研究,系统总结并最终提出交流一般性的原则。
 在当下版画的属性以及比如说各版种的媒介特征复数性、传播性与书籍文字的共生,间接性、制作性等,一方面有的版画艺术家不断地强化版画固有的特征,并在本体语言的媒介属性上进行不断的深化和探索。另外一方面大家对这些属性予以延展,从而跨界进入综合影像装置等领域,并在关键形态上谋求转型。这些讨论带来了很多的启发性,但往往是执着于版画的界限,并且也很难达成共识。可生长的方法论强调的是从个体体悟出发,对当代生活的隐喻性的介入,并由此引申出贴合自身的框架,它具有指向性但又极具拓展力,更注重某种框架的建构以及对个体思维的激发,而不是根据某种界限来判断到底是界内还是界外来发展,这样的方向建立依托于一系列的关键词,它与版画有关但同时又能与更广阔范围的当代艺术进行对接,从而更符合整体框架下艺术家的学术发展。
总体的方法:建立一个不同的图像、时间、空间、媒介交互对比的思维框架,以及他个人的历史记忆及社会环境延展出贴合自身趣味的一种表达方式。
我把研究生的经验围绕着关键词,展示一下他们的作品。
这是郑峰的作品,他以一个旧式装扮的人与自然花鸟世界的错置共处,以“物象错置”方法进行创作,这都是他当时研究生毕业创作的作品。这是他在毕业以后的作品的延展,这件作品在十二届全国美展获得了铜奖,另一件是他为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创作完成的作品。

 


李长兴的一件作品是动植物错置和空间的折叠。他的毕业创作当时是获得了罗中立奖学金,这是他毕业以后的作品,他以“空间异位”的方法重构画面。其他研究生也有效地运用了不同的创作方法进行创作,例如“身体再造”、“经典的篡改”、“具像与抽象的转化”、“星丛聚合”由一到多的思考,强调根基的关系和无限的延展,并取得很好的效果。他们的作品在十二届全国美展版画入选了8件,其中一件是铜奖,二件获奖提名,十三届美展参展了七件,一件进京作品,两届全国美展都占据了全国石版画入选数的百分之六十。

 


后面有不同媒介的对比和转换。创作与展示,展示的是创作的一部分,创作已经融入到展示之中。图式、空间、身体、经典、具象与抽象、媒介、组合、展示……本来就是整体的艺术需要讨论的问题,而版画提供了讨论这些问题不同的路径。凡此种种,均是在一种比较性的思维框架中激发学生对于不同性质事物关系的敏感度和思考,这种思考既可以加深对于版画本身属性的认知,又可以将此对比思维扩展到更多的领域,举一反三,从而自由生长出自身的艺术面貌。


   重要的是它能否进入当代问题的场域,对整个艺术系统提出新的思考点,我们值得思考的是由版画作为起点的观念与方法所获得的某种知识结构和系统上的补益和启发。如何让学生建立问题意识,如何更好发挥版画系教授们的作用,激活不同的教学方法和思维方式,实行差异性发展,这是我们需要关注的。在版画教学的探索中,如同树木生长,众多的树木方可成为森林,众木成林,希望能衍生出更多可生长的教学方法,作为版画教学的人才培养的有益的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