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PA论坛|杨锋“第三届版画双年展暨学术论坛”(五)

来源: iapa.cafa.edu.cn 时间:

IAPA论坛|杨锋“第三届版画双年展暨学术论坛”(五)

国际学院版画联盟 
2020年10月18日,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第三届版画双年展暨学术论坛开幕式、中央美术学院国际版画研究院成立揭牌仪式,在中央美术学院隆重举行。

在全球疫情依旧不稳定的情况下,国际学院版画联盟克服重重困难,成功地在线上组织了“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第三届版画双年展”。同时,联盟还举办专题学术论坛,来自全球的30余位版画学者和艺术家将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学术研讨和交流。

以下是西安美术学院杨锋教授的专题发言:


杨锋
Yang Feng

国际版画研究院副院长、西安美术学院图像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
Deputy Dean of the International Printmaking Institute; PhD Supervisor of Xi''''''''''''''''''''''''''''''''''''''''''''''''''''''''''''''''an Academy of Fine Arts

图像再造理论与实践课程

    我介绍的课程叫“随型转形”,理论比较复杂,但操作比较简单。最早在是设计课上的一个图形取舍课程,这里面的“型”跟“形”是两个概念,第一个型是模子,第二个形是形象。这个课程整个解释起来就是在一个模型里头添加形象的概念。

    首先选择这样一个墨迹,是一个涂鸦,它一定是自由的、自我的。然后就是制作随意的取景框,这个部分非常的重要,因为设计不由审美判断性决定,一定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形。我要求他就这么扔上去,扔到哪儿算哪儿,之后是强行的要求,就是选择这样的一个形一定把台下的放大,这是上面的几个框子取下来的涂鸦形式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这个部分一定是一点都别丢,你看着形象特别的简单,但是照片拍下来了以后直接放大打印,打印了之后直接让打印到纸或布上去,我希望学生取下来的形一点都别动,有的时候艺术家脑子里有一个东西其实是挺大的,一定是习惯性的改变,如果觉得这个形很好把握,其实差了很多。


    固定下来以后就是填充形象,填充的时候可以在四个角度上进行,目的就是把知道的东西在固定的模子里填进去、塞进去,然后把它制作成版画。第一幅图是当时取下来的墨迹,第二幅图是这个学生添加的耳机,第三幅图是他做的版画,这个学生很明显心理上看到上那几个图的时候有一个形象联想。我们一般把联想能力当作是创造性本身,我觉得还不是,比如这个学生联想到他的耳机,可能更好的适应这个“形”和“型”,他拿这个“型”套了这个“形”,这个负形可以选择白色的部分也可以选择黑色的部分。他做了工具,到这张的时候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发生了,他用工作室的工具去套这个形的时候,出现了这样一把直的尺子,这个尺子要是去套这个形的话,上面这个尺子就变成了弯的了,我当时就说这就相当于看了一个大地软化的时间一样。我觉得学生可能会通过一次课程后意识到,实物变形不是我想变形,而是在框架里给我套住了,没有办法就变了这个形。其实对实践来说做一个事情是很困难的,真正让他自由了以后,出来的东西基本上是画册里面的味道。


    这个本科生学生取了一个圆形,圆形里面套了一个东西,里面有很多的镜子,最后变成了一幅最大的黑白木刻,后来他的毕业创作都是按此进行的。

    课程时间是两周。这是铜版画,体现的就是拿像什么形,就是前面有一个螃蟹形,像什么形去套,有的时候是强行去套,这是把两个部分都用上了。这个墨迹就变成了套色,形象就完全地过去了,好像是一个脚,实际上不是,是强行安进去的,他会有一个取舍。


    学生最大的感受是这样的,他自己感觉到很吃惊,他说这哪儿是我画的,我画这么长时间也不会是这个样子。这个学生在写创作体会时候说了他自己的心理问题,有时候形式本身的转化会使意识和观念进行转换。这里会提供了一个空间和联想,从联想上升到一种观念。这是版画系研二的学生的作品。这是一个油画系研一学生的作品,这是本科二年级的学生的作品。这是最后做成丝网版画,这个学生取了形之后做了一个图像的拼贴,从图像拼贴再通过电脑出来以后把它复制成丝网版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