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艺术教育与工坊

来源: iapa.cafa.edu.cn 时间:
关于艺术教育与工坊
闫辉
年初赴英,参与清华美院与伦敦艺术大学教师互换交流项目,得有机会近距离了解英国并考察了英国美术学院教育及艺术工坊现状。时间较短,考察了三所艺术学院,其中伦敦艺术大学(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两所,分别是温布尔登美术学院(Wimbledon College of Art)和坎伯威尔美术学院(Camberwell College of Art),另金斯顿大学(Kingston University london)下属金斯顿美术学院(Kingston College of Art)。
艺术教育与工坊
一, 动手实践尤为宝贵
温布尔登美院是教师互换项目的接待方。
学院规模不大,是三所学院中最小的,位于伦敦西南郊区一片安静的小镇之中。迎着街面一并三座小楼,左边是行政办公室,中间是接待大厅及展览空间,右边小楼是工作室及图书馆。学生人数约1200人左右。头一天重点参观了工作室(相当于我们的实验中心),一层是包括版画、木工、服装、数码工作室等,均是一个个独立单元的设置,有专门的技师负责。与我们学院相似,规模小于我们,比我们优越的是,所有不同专业的学生只要和技师提前预约,在正常的工作室时间可以自由使用这些工作室,大部分材料费用均是免费。每个工作室都有学生在忙碌着,工坊使用率很高。木工工坊里,看到油画专业的学生自己做内框,绷画布,刷底料。经历动手的全过程。相较之下,我们同专业的学生更多是买现成品,这是观念的不同。动手实践很重要。
二,技艺的学习应作为艺术教学的主要内容
在版画工作室做了两天的课程交流,共有五个学生,两个研究生,三个本科生。第一天我示范了飞尘美柔丁套色,这里工作室虽然小,只有一台小型的铜版机器,但材料齐全,技师拉丝蕾做我的助手,为我提供所需材料。做糖水效果(leftground)他们用的是浓咖啡糖浆,我们用的是白糖加墨水,真是东西特色!中间腐蚀两次,飞尘他们用的是喷笔,这种工具用气泵加压,然后喷射均匀的细点,较传统松香飞尘的优点是比较环保,不会有松香飞尘污染严重,缺点是飞尘全靠手感,且不易分辨效果。还好第一次使用也比较成功。试印一次,根据效果再飞尘一次,天空效果用毛笔蘸酸液直接涂抹,以出现自由的效果。他们的酸池是立式的,酸液可以用细管抽出来。总之,工作室虽然小,但却小巧而实用。
第二次上课隔了一天,赶上了伦敦地铁的大罢工,地铁多处停运,晚到了两个小时,还好学生都很理解。邀请学生参与完成了画作的最后部分。最终完成了套色的铜版画,并印了一张出来。在下午的讲座上,有学生请我看画,我很惊讶的发现她已利用休息的那一天实践了我的方法,并且做的不错!她告诉我说,看我的演示,她受到很多启发。
 这里的学生在学习上更积极主动。伦艺的老师西蒙曾在清华的工作室上课,也演示了不少方法,结果最后我私下问一位同学感觉如何,这个同学的回答让我吃惊,他说:这只是个很普通的老师罢了。
现在全世界艺术学院有一种普遍的趋势:技艺的传承不再作为教学的主要目的,学生进入学院就被作为艺术家看待,老师的职责变成帮助学生实现创意。这样的教学方式前提是:提供足够的技术支持,学生要有非常主动的学习能力,但现实的状况是,学生在缺乏对传统的足够认知的情况下,往往不知道该学习什么。我注意到在伦艺的学生也是不例外,所以我坚持认为:作为一个艺术的专业,专业本身的传统技艺必须作为教学的主要内容来讲授,传统的师徒传授实际是最有效的方式。艺术创新在学习传统的基础上才可能更有价值,否则就只是空中楼阁罢了。学生如果以为自己只要有创意就可以成为艺术家的话,往往毕了业才会发现,自己实际上什么都不是,没有一技之长,根本无法适应社会需要。现在中央美院的艺术类专业学生一毕业就希望做职业艺术家,实际上是不切实际的,年轻学子不要被这种潮流所误导。
下午在多媒体教室做了一个小小的讲座,主要是讲述自己的作品及艺术想法。他们的老师与学生积极的表达自己的看法,主动的与你交流并且褒贬分明,这一点令人印象深刻。
三,版画工作室需不断完善
参观坎伯韦尔美术学院是西蒙带我们去的,这里的版画工作室面积是温布尔登的好几倍,是三所美院中最好的版画工作室,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整个一层楼,镂花精美的平板机,石印机,是十九世纪的精品,仿佛一个小型的印刷设备博物馆。铜版工作室非常完美,有极科学的池边两侧带抽风的酸池,Harry Rochat的大型铜版机器,这是英国最专业的铜版机器设备。飞尘箱用的是传统的松香飞尘,看样子比较笨重了。他们的油墨可以用墨粉自己调配,但这是一个污染比较重的活计。英国铜版方面的材料很齐全,油墨,擦版的棉纱,无须磨版的铜版,优质的铜版机器,相比之下,中国这方面比较落后,从基本的工具到油墨,再到机器,正处于初步发展完善阶段,所以我们面临的困难也会比较多。此外,擦版台设计的非常合理,且具有加热的功能,并非什么高精尖的东西,无须花很多钱,设计合理就可以做到最好,需要有专业厂家来配合设计生产配套的工作台。这是我们需要改进的地方。
四,工坊开放是趋势
最好的3D WORKSHOP 是在金斯顿大学看到的,金斯顿大学版画系主任杨柏坡和他的同事王庚玉带我们参观了整个学院。他们的3D WORKSHOP 真是令人惊叹,在一个七百平左右的大空间里,根据不同的用途隔成了几个不同的工作区,有木工区,金属工艺区,塑料材料区,铸模区,激光雕刻区,3D打印区等,空间彼此联通,学生可以在不同的区域完成不同的工艺,每个区都配有技师,学生只要提前和技师沟通,即可在技师帮助下操作机器,基本的材料是免费的,所有不同专业的学生均可以使用。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专业打通,培养通才需要这样的方式。他们的版画工作室四个版种集中在一个空间里,和坎伯韦尔相比规模要小一些。
工坊开放是必然趋势,据我了解,英国实现这一转变也是近十五年的事情。我们的学院工坊就设备和规模而言,都不逊于英国,但我们的工坊各自独立,跨专业的开放工坊比较困难,工作室管理的模式也有待完善。
我参观的这三所学院均属于私立大学(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大多也是私立的)。私立大学因竞争的缘故有更强的改进教育质量的动力。作为公立大学附属的清华美院,要实现工坊开放、专业打通、发展通才教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