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PA|中央美院博士毕业生王启凡作品

来源: iapa.cafa.edu.cn 时间:

IAPA|中央美院博士毕业生王启凡作品

国际学院版画联盟 


1989年生于山东
201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获学士学位
201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获硕士学位
202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获博士学位,留校任教


温室里的野草——王启凡

易 英

     以前有个概念叫“学院前卫”,说的是现代艺术初起的时候,学院是前卫的中心。当然,这个前卫主要是形式的前卫。学院有其特殊的条件,图书资料丰富,信息交流频繁,出国考察不断,现代艺术的观念最先在学院体现出来。但学院的问题又在于从观念到观念,从形式的挪用到形式的表现,就像实验室的东西一样,有大量的实验条件,却是不食人间烟火。随着现代艺术的普及,“学院前卫”也失去了意义,但是学院前卫的现象仍然存在。像王启凡这样的学生,从附中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学院,是典型的“美院制造”。他本来应该是学院这个机器的标准化产品,但是他却不走正道,虽然有很好的学院基础,在创作上却喜欢另搞一套。他的创作不是规定的题材,也不是传统的再现,而是形式的琢磨。因为他是在高墙深院里闭门造车,他的创作就像实验室里的艺术一样,显得分外纯粹。

    王启凡的作品并不激烈,反而是非常的冷静,他仍然使用版画的语言,想把语言做到极致。《天问》就是这样的作品。版画语言在这儿体现为复数性,一个图像无限重复的可能性,首先体现在“版画”的功能,用于知识与文化的传播。在当代社会,复数性体现为图像的超量增长,对人们的社会生活产生深刻的影响。王启凡的《天问》是把复数性纯粹化,将图形简化到最小的单位,然后把极简的图形作重复的排列,形成独特的视觉效果。与现代主义的形式主义不同的是,重复的形式不是作品的真正目的,复数性的抽象排列,却是产生某种具象的效果。正如作品的标题提示的那样,它产生水纹或波纹的联想,而这种联想又与中国传统绘画的山水意象有关。甚至,他还在复数性的排列中,嵌入古画的图像,将复数与极少的现代主义引伸到后现代的挪用与现成品。确实,当代艺术的形式主义实验,不可能再回到形式的原创,图像、景观、自然、传统,都会以各种方式进入当代艺术的制作,一种新的图像叙事取代了孤独的自我表现。王启凡就是一个例子,他努力寻找形式表达的新的可能性,但在对既有形式不断否定的过程中,不自觉地进入后现代的语境。

    王启凡作品像学院一样,它不是来自对现实生活的生存体验,而是在现成的图像海洋中寻觅和探寻,将自己的知识积累和艺术感觉融合在作品中。对学院来说,技能、构造和创新的学习和训练,怎样和时代的发展同步,怎样培养创新型人才,可以在王启凡的作品中看到一个实例。人生的道路很长,王启凡终究会走出学院,会在一个敞亮的空间,点燃自己的人间烟火。

 作品选

《星图系列》
72cmx105cm
木版水印


《星图系列》
72cmx105cm
木版水印

《星图系列》
72cmx105cm
木版水印

《星图系列》
72cmx105cm
木版水印


《星图系列》
72cmx105cm
木版水印

《天问系列》 
195x328cm
木版水印
2015

 

艺术简历

个展
2017 东风西风——王启凡 周名德双个展,贤空间,北京;
2016 莱俪青年艺术奖——王启凡 郭天意双个展,Lalique,香港;
2016 启动——王启凡个人作品展,中国农业展览馆,北京;
群展
2018
感知测绘 本裕空间,北京;
狂人100-鲁迅版画大展,金陵美术馆,南京;
2017
观世界·世界观 漳州国际当代艺术展,漳州博物馆,福建;
第二届中国美术馆收藏青年美术家作品展,中国美术馆,北京;
破折号,今日美术馆,北京;
向心力-中国青年艺术的四个维度,悉尼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澳大利亚;
2016
中西融合——中国写意在中国当代艺术中的转换,圣伊德方索学院博物馆,墨西哥;
无界——第二届德中青年艺术家发展基金联展,波茨坦Kyunsthaus Sanstitre美术馆,德国;
前方入口:“中国当代新锐版画家研究计划”,可观艺术馆,北京;
2015
第二十一届全国版画作品展览,重庆美术馆,重庆;
青年艺术100,全国农业展览馆,北京;
常青藤计划,今日美术馆,北京;
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西岸艺术中心,上海;
追求卓越-全国名家版画展,大韵堂美术馆,北京;
从三味书屋到百草园,凤凰艺都,北京;
学院本色,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
传承与使命,凤凰艺都,北京;
千里之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