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PA|王华祥:绘画必定复兴,中心就在中国

来源: iapa.cafa.edu.cn 时间:

“技术”被无知者和别有用心者妖魔化很久了,取而代之的是“思想”。殊不知,技术不光可以承载思想和感情,也可以独立拿来欣赏。而思想则不然,思想不是用来观看的,而是用来解释特定事物和启迪人的意识的。如果硬要把思想拿出来观看,就好比宝骨架和肌肉拿来观看一样难看。
  
技术支撑着人类的一切活动,说话、写作、科研、制造、绘画、表演、弹奏、射击、踢球、烹饪、裁剪……..
 
然而全世界的批评家都是思想狂,全世界的艺术家都要和技术划清界线,因为技术被人们看成了保守、过时和反动的代名词。所以全世界都在吞咽自己造成的恶果:无技术的食物是那么乏味、无趣、枯燥、丑陋。而赤裸的思想又是那么干巴、变态和邪恶。
 
我并不主张技术至上,而是主张内容至上。因此,我并不排斥观念和思想,相反绘画的复兴和中国艺术的兴盛必须结合观念艺术的成果,必须提倡艺术家的思想能力和社会责任。否则,任何的势力都是站不住的。
 
但是,绘画的复兴必须以技术支持为前提:古今中外那些支撑着绘画发生、发展和繁荣的技术必须继承下来并去探索它们延伸的可能性。我的结论是:无技术无绘画,无技术无艺术。
 
技术是制造某种产品或复制某种事物的可操作方法。衡量检验技术的方法很简单,可分为两种,
 
其一:对已知或已存在事物的复制能力:还原程度,精准程度,如:波音和空客飞机制造技术一流,因为他们出品的飞机每一架都保有同样外观,同样结构,同样的安全性和同样的舒适性。
  
其二:对未知或不存在事物的发现能力和创造能力:太阳能,风能,生物科技和人造卫星等这些新能源的发现、利用和新技术的发明和使用。在绘画领域,技术包含材料、工具、造型和色彩的掌控能力,其技术核心是造型能力。
  
衡量和检验造型能力的标准如前所述,也分两种:
 
其一,对已知事物的复制能力(精准程度),如:写生现实物象的还原能力;临摹和仿制经典绘画及一切图像的能力。
  
其二,实现想象和创造性造型和色彩的能力,在古代艺术家中,像丢勒、伦勃朗、鲁本斯等这些人可称为技术一流的大师,在当代,中西方的大师有怀斯,艾迪迪,弗洛伊德,阿尼戈尼(英国)等。
  
在中国,绘画造型技术具有世界性水准的人有很多,具有美术史水准的画家也开始涌现出来。我相信,绘画必定复兴,而复兴的中心就在中国。
 
我实验的反向教学系统,已经从理论和实践上将造型技术的千秋密码破解,将带领热爱绘画的人进入一个随心所欲犹如天马行空的自由之境,因为,我们掌握了一种永恒的造型技术和建立了一套科学有效的技术方法论。
 
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
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版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
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席
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副主任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版画院副院长
西安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万圣谷美术馆馆长
江苏版画院名誉院长
飞地艺术坊名誉校长

《向后的实验》1号 布面油画 50X70cm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