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PA|齐喆《在限定中求可能——兼谈我的创作理念》

来源: iapa.cafa.edu.cn 时间:

编者按:2018年10月26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中央美术学院、深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深圳大学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隋丞先生策展的“中国当代学院版画展”在深圳中国版画博物馆开幕。此次展览可以清晰地看到新的思路和特色,呈现了近年来学院版画更为多元而不失深度、稳健而富于活力的学术维度。参展艺术家覆盖了“八大美院”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云南艺术学院、吉林艺术学院等综合类院校不同年龄段的教师,作品形态兼顾传统版种与综合技法、图像印刷实验媒介等,模糊了版画既定概念属性,体现了学院版画国际化和当代性的特质。展览同时进行了学术研讨 ,“国际学院版画联盟”将陆续推出展览研讨会专题演讲,本期为齐喆教授的《在限定中求可能——兼谈我的创作理念》。
 
齐喆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  中国美协壁画艺委会秘书长)

画画究竟为什么?这是我在不同阶段常问自己的问题,多年来答案一直很不肯定,我想应该不是为了证明所谓的艺术家身份,也并不觉得画画是一种很有效的自我表达途径,我甚至一度十分怀疑绘画的表现力,某些时候,画画似乎仅仅成为了一种习惯。但是,当我翻阅自己十多年来的画作,却不得不承认,画里藏着一个有情境,有态度,更清晰,更深入的我。事实上,画画逐渐成为了一种自我认知的方式,一种自我重建的途径,绘画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通过绘画这种行为,完成自我对世界的认知,让广阔的自然空间和“我”产生内在的联系。这,或者正是我持续绘画的理由。
 
一 跨界 
 
我画壁画,也做版画。
大的壁画有两百多平米,我要同时协调几十人一起完成,还要听取来自方方面面的种种意见,在百般闪转腾挪中权衡出一个结果。而画版画,我几乎不听任何人的意见,只是面对自己,谁也帮不了我,我只能独力承担,还要不断抛弃旧日之我,寻求力量,获得解放,走向更开阔、自由的我。
我感谢自己本科时所接受的壁画教育:对主题的把控,造型能力、对作品的宏观控制和微观处理,以及对所涉及到的多种材料的语言研究等等。壁画,是一种社会性、公共性、传播性、计划性、质材性、限制性很强的艺术,这些特性恰恰和版画在深层次是共通的。在我将主要精力集中在版画创作的时侯,也从未中断过壁画的研究和创作,我希望二者能出现一种互生的局面。在壁画创作中的许多经验和心得,都成为我版画创作的资源,比如画面空间结构处理方式,材料探索,以及材料运用之间的相互启发、相互影响。我在壁画创作中涉及到漆、石、陶、木、铜、岩彩等多种材料,研究材料,不仅是对材料本体、历史、制作要有充分的了解,更需要用灵感去体会材料物理性质之外的特质,诸如漆画创作中对时间的理解,陶瓷创作中对轮回的感悟,以及物质之间相互生成的内在理法。在逐步理解材料语言的精神特质和物理特性后,才能顺应“道”、“理”,发扬其潜在的艺术光芒,才能自如游走其间。而版画家也需要长期以自己的手和所要经营的版材接触,并在这直接的触摸与处理中,逐步理解材料作为艺术语汇的物质性,这种对物性的理解方式在不自觉中与壁画创作的思维方法产生了某种对接。近年,我在学术上的关注点就是如何打通版画和壁画创作的界限,从作品的文化性,传播的广泛性,到制作的规划性,材料的多样性等方面进行深入的研究。如果成功,我想会让我的创作局面豁然开朗,展开一个全新的局面。
这种对接,目前已经产生的直观效果是:我将漆画和岩彩的一些材料效果和制作方法融入版画创作中,比如金属箔的运用。箔是一种金属材料,它与纸、油墨具备不同的物理属性与视觉观感。箔介入版画后,既可以成为新的色彩来源,同时也增加了版画的材料因素。利用金箔、银箔、玉虫箔在未干的油墨上粘贴时的不规整效果,自然氧化或硫化后的斑驳无序,可产生很多偶然的视觉因素。贴箔之后可以继续印制,也可以在箔上进一步撕、除,破坏的痕迹可以理解为画面的肌理语言,更成为一种记录心绪的手段,痕迹张张不同,无法模拟,就如我某时某刻的心内波澜。而借助银箔的自然氧化,让画面有一个不断生长变化的过程,恰如人生的出生、成长和老去,这种痕迹不是我们人为能去做的,它是自然的一种表露,是一种天人共做的结果。这些探索或者成为我的木刻版画与时下常见的版画观感不同的原因之一。我希望能从材料的角度拓展版画的边界,为版画艺术继续演进尝试一条新的道路。努力抓住材料的特性,因为材料是普遍和第一位的,而图像,往往是个人和第二位的。
地域的跨越是对我创作产生影响的另一要素,我生在中原,青年时期来到南国求学,毕业后留校工作直到今天,如何在南北两种性格的文化中取舍是我必须面对的问题。交错——时空的交错,人的交错,所有的交错都产生出新的力量。在我的性格中,更多的是北方人的倔强和爱憎分明,但身在异乡,我必须以理智阻止自己以叛逆者的姿态出现,回避不适合我的信息,并且力图显现出随和、不恣意,但有一点是坚持的,即不管是做人还是从艺,都必须明确保持我的底线,底线究竟在哪呢?不同的时期可能会有不同的标准,但在我自己心里,它自始至终是清晰的。
王肇民先生说:“偶然画得好靠灵感,一生画得好靠学问。”不读书,绘画之路走不长。我画画,也写作,文字和绘画都是一种表达自我的方式,不同的是,文字传达信息更直接,更善于表达个人所思;绘画语言的表现受限制比较多,但其语意的解读可以是多向的,更善于表达所见。两者各有短长,却又相仿相成,归根结底在于一个“真”字,崇真尚实,性情所至。事实上,绘画与写作,已成为我互为一体的艺术实践,画画的艺术体验使我摆脱了纯理论的思考,写作的理论修练可以让我的画作的文化含量得以有效提升。我想让自己的作品能代表一个知识分子偏于个体化的激进思想,反映我因不满足现实而期待更美好社会空间以及人性的理想,我要做一个斯文的反叛者,我希望我的作品能产生定向的社会影响力和渗透力,与我所生活的时代保持着一种似远还近的微妙关系。 
 
 
二过程
 
    一个阶段内,我很迷恋在画中展现“过程”的痕迹。比如《板的承载之板、刻、版、书》一组四张,我想呈现的就是传统雕版印刷中,从一刀未刻的木板到印制完成的书页的几段过程。再比如《烟火》系列中,我利用一版一版的叠印,将层层叠叠的油墨在银箔基底上有序无序的交织,用独特的、只有印制才会出现的色点凝结成细小的颗粒,这些颗粒和纸张结合形成柔和的粗糙感,在这样的纸基上再次印压,一步步形成恢弘的、华丽的视觉效果。这样的画面中,隐隐蕴含着一种时间的因素。当颜色一层层粘粘、叠压,就像交响乐在多种配器中不断宏大,直至将视觉推向高潮。画这组画时,画室的背景音乐一直是贝多芬A大调第七交响乐的第二乐章,音乐从木管吹奏的柔和长音和弦开始,到低音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小提琴一部部加入,再到单簧管和大管进入,最后在小提琴的叹息、回响声中结束。这个过程的意象,有意无意间在这组画面中有所体现。一幅作品在漫长的思索、制作过程中诞生,已经固化成为艺术家的一个内心图示,一个精神形象。将看似无序变化着的语汇最终达成艺术家的精神表达,其间的过程是我最感兴趣并且乐于展现的。
   展示过程,版画有它天然的优势,因为版画家要将自己的感觉最终反映在纸面上,中间有个很重要的环节就是制版和印制,这是版画与其它画种的根本不同。可以说:间接性是版画与其它画种区别的基础。版画家依靠印痕这种手段来传达自己的情感并与读者交流。其它画种都是直接的,唯独版画是间接的。版画家的创作很注重这种创作加劳作的过程。因为这个过程能在纸面上除了留下版画的印痕,往深了说,某种程度也能够体现作者在这一阶段里的精神指向。
间接性本身似乎只是指一种制作过程,它直接涉及的是制作工具、材料、制作手段以及制作成果。但必须明确,间接性又不仅是一个对质材(版)的选择与处理(包括刀刻在内的各种制版),以及获取质材的印痕(印制成作品)的“形而下”问题,更是一个以什么样的思想观念、情感意识去主导这一转换过程的“形而上”问题。对间接性的重视不等同于单纯对技术的重视。间接性是构成版画本体内涵的基础、前提,它是对思想、观念、情感、意识与技术、技法、语言的全面要求。物质技术是转换的基础,精神情感是转换的主导,缺少精神、情感作依托的技术对作品起不到应有的作用,施展空间有限。同样的技法在不同人手中会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面貌,有了深厚的精神情感作依托的技术,不仅容易做出新突破,而且可以超越自身的某种局限而产生新的本体意义。
制版、印制往往是版画家最终体现创作初衷的继续创作过程。版画作品的稿、版、成品三者之间距离相当之大,很难从画稿和版去推想成品的最终面貌,最初的画稿和最终的作品之间因为创作过程的继续延伸、创作因素的继续补充而往往呈现完全不同的面貌。一些原来的设想要改变,一些新的效果会发现,甚至因此而改稿、换版,重新构思。在刻、印中根据随时出现的情况,敏锐、及时地把握,充分发挥艺术家瞬间的灵感与冲动,这些工作唯有艺术家本人在制作过程中才能进行最具体的推敲与最有效的把握,具有强烈的不可替代性。同时,版画创作者应该都有深刻的体会:版画制作过程既是一种再创造过程,也是版画家的一种享受艺术成果渐显的过程。当我们解下“复数性”附加给版画“间接性”的重负之后,“间接性”不但不再是一种负担,更应是版画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所具有的特性和一种优势,被大家所诟病的局限性也可能正是版画的特长性。
我厌恶重复性的工作,我认为,除了决定作品题旨的主要造型元素是不变的,其余一切在版画完成前的最后一个环节——“印”的过程中都可改变,包括构图、色彩、印法、肌理等。在肯定不变的必然性前提下,着力寻找可变的偶然性,是我对“印”的探索的基本思路,并从拓印方式、质材选择、图像处理等几个主要方面进行实验。根据画面需要,或侧重使用,或兼而用之,以求获得“印”的最大自由。在寻找偶然性的过程中,思维亮点、技法变化、视觉意外都较容易出现。
 
三 撕毁
 
    只有撕毁表面,才能触摸真实,真实往往是脆弱、焦虑和让人失望的,但哪怕是这样,我需要的依然是这些背后的力量,只有自身参与到自然的重建,才能让我的内心得到真正的平静。所以,当我意识到自己的画面过于美好时,往往就意味着需要进行破坏与撕毁。而事实上,只有撕毁旧日之我,才能重获新生;只有破坏既有的面貌,才能在创作的路上稍有推进。每件作品的完成都分为几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是对旧有东西摧毁后的重建,所以,每件完成的作品都会包含着几次连作者都不知道结果的冒险,最后的结果,往往和最初的想象大相径庭。
    蔡元培曾说,西方绘画建立在建筑的基础上,黑白、立体、结构、体积;中国绘画建立在文学的基础上,所以是线形的,是写意、主观的。我的木刻版画,主要以线结构画面。今时今日中国之版画,主要以新兴木刻为传统,由鲁迅先生所倡导的新兴木刻主要模仿的是欧俄版画,以黑白色块和明暗渐变为主要面貌,这和中国传统版画以线条为主的面貌大相径庭。我对线条的敏感,并非始自学习版画之后,更早的来源可能是自四岁开始的中国画学习,少年时的经历,会对人的一生起到不可估量的影响,直到今天,我在学院教授的一门主要课程就是《线造型》。这种以线为主的风格,某种程度上又暗合了中国木刻版画的传统,虽然整体面貌还是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我偏爱斜刀,喜欢用撕的手法,获得极其锐利挺拔的线条,这种线条只有锋利的钢刀斜锋切入木头才可能获得,即使是三角刀也无法复制,更别说用软毛的画笔了。这种强硬、毋庸置疑的线条既可以勾勒形态的边缘,也可以营造画面的气氛,画面中的线条锐利、飘忽、有种不可预测性,貌似繁杂的线条却可以组织出自成一体的画面。这种表达语言,适合于我对周遭事物、对自然、对人与人之间微妙情感所具备的个体化感受的表达。我一直想让我的版画像小剧场话剧一样,每演一场都有不同,每一场都有新的激情和变化。也就是说,画画要求新,但不追奇。新是本质,奇是表面,要努力在事物的本质里做一揽子解决问题的尝试与努力,不要把力量花在表面之奇特上。
我希望在版画这种限制性、制作性很强的画种中寻求偶然性与即时性,在刻与印的阶段中都强化这种感觉,因为我觉得如果艺术家过分理智和冷静地安排画面,就会丧失绘画应有的主动精神,画面是否是艺术家内心的真实就会被减弱到不太重要的位置,其后果是绘画特征中的本质性的东西被大大冲淡,表现性因素随着制做的强化而被削弱,版画创作的自由空间越来越狭窄,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追求的,是在限定中求无限的可能。
 
 
画画,饶你百般解释,千般深度,说到底还得回归到画面上来。我所理解的绘画,最终归于画面,画面就是一切。画面是非常具体的事情,所有要表达的情感、理念,都要通过一定的媒介语言创造合适的画面。1986年,德国的里希特面对自身复杂的艺术局面做出这样的表述:“什么都不发明,没有理念、没有构图、没有话题、没有形式,然而一切都包含在其中:构图、话题、形式、理念和绘画本身。”“一切都包含在其中。”说得多好!很多事谈起来好像不难,做起来却必须一步一步向前推进。世界变换、时光穿梭,人性不易改变。当我能站在人性的高度考量世界,体会自然,如何拓展版画的材料和形式语言就只是手段而已了。而我的画面永远就是一面镜子,映照出我创作的真实过程,映照出一个完整的我,我的背景、趣味、性格……几乎一切都在画面之中,包括所有的虚假和欲望,也包括内在的真诚与向往。

齐喆
1973年生于河南郑州
1997年本科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装饰艺术专业
2003年研究生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并留校任教
2007-2008年,“教育部高校青年骨干教师访问学者”
现任广州美术学院教授,装饰艺术专业负责人
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
中国壁画学会常务理事
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
 
个展:
2013,“烟火——齐喆作品展”,逵园艺术馆,广州
2016,“寂静的痕——齐喆个人作品展”,深圳南海会,深圳
2017年,“刻画——齐喆个人作品展”,Fan House 艺术空间,广州
联展:
第十届全国美展、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第十二届全国美展,第十八届全国版画展、第二十届全国版画展、第二十一届全国版画展
2015年,“当代中国版画与雕塑艺术展” 哈拉帕当代艺术馆,墨西哥
2015年,“韩国釜山国际艺术展”,韩国釜山
2018年,韩国“Interchange 国际艺术展”,韩国昌原大学博物馆
收藏:
中国版画博物馆、上海美术馆、深圳何香凝美术馆、黑龙江省美术馆、重庆美术馆、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汕头市博物馆、湛江市博物馆
获奖:
“第十三届广东省艺术节优秀美术作品展”铜奖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广东省美术作品展览”优秀作品奖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5周年广东省美术作品展览”优秀作品奖
“广东省第八届版画展”铜奖
“广州首届版画大展”大奖
“全国美术院校毕业创作展”三等奖 
出版:
《承上启下——齐喆》岭南美术出版社 2017
《烟火——齐喆作品选》岭南出版社 2013
《基于地域文化视角下的广东壁画研究》中国出版集团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6
《中国壁画——广州美术学院卷》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2016
《构图形式基础》广东人民出版社  2005
《速写》湖北美术出版社  2009
另有50多篇论文和多件作品发表于《美术》、《美术观察》、《美术研究》、《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专业核心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