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PA|黄洋《辨析历史,契合当下:关于学院版画概念内涵的思考》

来源: iapa.cafa.edu.cn 时间:

2018年10月26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中央美术学院、深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深圳大学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隋丞先生策展的“中国当代学院版画展”在深圳中国版画博物馆开幕。此次展览可以清晰地看到新的思路和特色,呈现了近年来学院版画更为多元而不失深度、稳健而富于活力的学术维度。参展艺术家覆盖了“八大美院”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云南艺术学院、吉林艺术学院等综合类院校不同年龄段的教师,作品形态兼顾传统版种与综合技法、图像印刷实验媒介等,模糊了版画既定概念属性,体现了学院版画国际化和当代性的特质。展览同时进行了学术研讨,“国际学院版画联盟”将陆续推出展览研讨会专题演讲,本期为黄洋老师的《辨析历  史,契合当下:关于学院版画概念内涵的思考》。
 
 
辨析历史,契合当下:关于学院版画概念内涵的思考 
 
黄洋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讲师

美术学博士
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学术秘书 
 
一、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作为中国高等院校的第一个版画专业教学单位,其在1950年代初的筹备和成立,标志着国内学院版画教育的正式起步。以教学带动研究、以研究促进创作的“学院版画”概念也开始生效,并随着央美版画科系建设模式在各地院校的推广和专业人才的培育,涌现了一大批对版画界乃至国际艺术界产生影响的中青年版画家。
此次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中央美术学院、深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深圳大学教授、中央美院客座教授隋丞先生策展的“2018深圳·中国当代学院版画展”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与往届不同的思路和特色,呈现了近年来学院版画更为多元而不失深度、稳健而富于活力的学术维度。参展艺术家覆盖了“八大美院”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云南艺术学院、吉林艺术学院等综合类院校不同年龄段的现任教师,作品形态兼顾传统版种与综合技法、图像印刷实验媒介等,并因而带给人一种模糊了版画既定概念属性的国际感和当代感。以往我们经常在学院版画展看到的那些刻意标新立异、自说自话的标志性符号,如红鼻子小丑、牵线木偶、扭曲的动物人物组合等模式化现象已经难觅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版画家们成熟、自信的各类形式语言探索。其中既有以巨细无靡的理性刻痕或社会性木刻行动对现实主义的深度介入,也有以坚定的态度在版画制作的过程感方面剑走偏锋、进行独立自为的内观自省;更多的是借助版画丰富的视觉肌理所完成的图像加工、再造和意味深远的图式实验。
回顾学院版画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发展道路,除了版画家个人艺术态度的不断增强外,我们也应当理性地看到,版画作为由工具性、艺术性等不同功能所组成的有机概念,其实是在某些微妙的历史节点发生了本质性的转向,这才造就了我们今天进行独立版画探索和观念实验的底气。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版画在进入学院教育系统之后,从雕版印刷时代所携带的出版、传播和图像普及功能统统被人为取消,这就相当于在教学内容和人才培养方式上完全切断了版画与社会的联系。如果我们总是抓住既往的论调不放,批判学院版画阳春白雪、曲高和寡、脱离大众甚至无病呻吟,我想这实在是一种隔靴搔痒式的盲目打击。当然,历史的发展总有其符合特定年代需要的必然性。下面,我将结合历史文献,从中央美院版画系成立之初关于版画概念中对“出版”与“刻版”的分离说起,分析学院版画与其它版画的关系,以期更好地辨析学院版画在未来的职能和影响。[1] 
 
二、
1953年上半年,随着全国院校调整的深入开展,中央美院绘画系下设的油画科、彩墨画科和版画科也计划扩展为各个系。李桦作为版画科主任,便以王琦、彦涵、黄永玉、陈晓南、夏同光、伍必端、戚单和周令钊为协助,负担起版画系的筹备建系工作。李桦面临的问题是复杂的。比如,如何在美院总体教学框架内处理好版画的基础课和专业课之间的关系?版画专业应该包括哪些课程、采用何种教学方法?版画人才的培养方向应该怎样与社会需求取得一致等等。在这些具体问题没有得到答案之前,李桦与他的建系团队首先要解决的,是关于版画概念的定位问题:
“在办系的头三年,我们曾展开过一次版画这个概念的辩论。提出了‘版画是刻版的版,还是出版的版’的问题。这是一个把版画系办成怎样的系的根本问题。由于对版画这个概念理解不同,便产生不同的教育方针和教学方法,课程设计和教学内容也随之有别。讨论的结果一致认为美术学院的版画系所培养的应是刻版的版画专业人才,于是就设立木刻、铜版画和石版画三个专业。那就不是如外国那样,广义地培养油画以外各种小幅画专供出版需用的人才了。这次辩论的结果很重要。由于统一了认识,美术学院版画系的培养方向便明确了,我系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都是在这个思想指导下安排的。”[2]版画最终作为一种普通的美术类型被纳入到高等美术院校的教学体制中去。然而对于李桦、王琦等走过新兴木刻运动不凡之路的教师们来说,冷静地将版画视为单纯的绘画品种去分析它在美术教育中的位置,或许还都是第一次。这就意味着他们不得不把自身丰富的杂志编辑经验,以及木刻与出版之间密不可分的历史传统从版画的教育概念中剥离开来,这就使得版画的绘画性进一步突出,以便符合美术学院培养美术人才的总体要求。然而,李桦对于木刻能够成为一种“独立艺术”的理由,是以它的复数性能够成为出版的条件,和形式语言具有震撼人心的表现力度这两种属性的认识为基础的。也就是说,如果要继续保持木刻的独立性,那么也要在美术教育体制中为木刻设立单独的科系(例如“木刻系”)。 
 

实际上,这样的构想也未必不符合事实。因为在高等院校的版画正规化教育未确立之前,从鲁迅的木刻讲习班到各种木刻社团开设的木刻函授班,全社会已经形成了关于木刻可以进行独立艺术教育的共识。历史地看,“木刻作家”那种进步的思想、集写作/策划/编辑于一身的多样才华,配合木刻鲜明的艺术特色和“顷刻可办”、便于传播的媒介优势,完全可以在新时代的美术教育中培养出专门的艺术人才。而如果只是站在美术的立场,以为木刻只有凭借它“以刀代笔”的绘画性才可以与国画、油画齐头并肩的话,那么木刻(版画)的复数性就会变得多余,以至于版画家唯有以弱化作品的可复制性、甚至不惜改变创作技法以取得跟国画、油画高度相似的艺术效果,才能在绘画之林中占据一席之地。
因此,木刻被纳入学院教育体制后,变成了毫无战斗性、先锋性的一个普通“版种”(木版),版画也被牢牢锁定在绘画范畴内“戴着脚镣跳舞”。然而在2018年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研讨会上,国外版画家对于printmaking的中文词汇“版画”中自带“画”字颇为吃惊,似乎我们固有观念中对于print(即印刷)的排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这种翻译上的误解。学院版画教育通常在基础课程中设置分量过大的素描、色彩写生等绘画技法类训练,以至于当学生接触版画实际操作时,不可避免地产生绘画功底与版画技法互不关联的割裂感。而当版画教学因此而不断剥离了印刷行业的底色、继而更为加重它与社会出版领域的脱节时,“学版画有什么用?”、“版画过时了、不景气了”等消极论

调便甚嚣尘上。早在1980年,李桦先生就曾提出“版画艺术是否有前途”的问题。他列举了当年几种代表版画不景气的情况,一是“版画展览会观众少了”,二是“报刊不常登版画作品了”,三是“出版社担心版画刊物不易畅销,  连邮局也不大愿予以发行了” [3]。 
 
三、
四十多年后的今天,互联网和自媒体已经深度重塑了信息传播的媒介方式和接受渠道。版画曾在抗战年代充当了臂章、纸币等实用印刷品的角色,更由于宣传革命的需要,以原版机印或手印的形式直接作为报刊杂志在社会上流通,其强大的复制性不仅有效实现了其它画种无法替代的社会功能,也通过由雕刻、腐蚀等制版手段所形成的独特美学形态而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获得独立艺术的地位。那么,当鲜明的革命宣教色彩逐渐褪去、出版传播已不再成为版画社会功能的主要属性时,学院版画应该以怎样的面貌确立自己的位置呢?这就需要对中国版画由于改革开放的促进所形成的总体格局进行分析。
首先,建国后蓬勃发展的地方群众版画团体正随着国际交流的日益加深而升级为拥有完备基础设施的专业版画工坊。无论是注重教学实践功能的高校版画版种工作室,还是面向大众的服务型版画工坊,其重要价值都在于能够按照“合作型艺术”的版画传统属性进行有效生产,技师与艺术家互相搭配,确保了作品较高的完成度和印刷品质的提升;其次,在院校、美协、画院等体制的推动下,版画除了保持其本体语言的探索推进、吸引了新的欣赏人群外,也发展为一种帮助艺术家进行思维拓展和多元艺术实践的兼容性学科。特别是在“85’新潮”影响下,许多在高等艺术院校中从事专业版画教学的青年教师或临近毕业的学生,已经对版画进行了严肃深入的反思,甚至站在哲学、社会学、文化人类学的角度重新审视版画概念,创作出一系列颇具实验精神的经典作品。在当代艺术的视野范围内,这些作品已经超越了版画概念的束缚,成为展现中国当代艺术精神、向世界宣传中国当代文化品格的重要名片。
 
 
虽然脱离了出版发行平台,版画在今天却已形成群众基层版画、学院版画、工坊版画和实验版画等多种形态并行不轨的艺术生态和学术谱系。然而由于其中任何一种类型都可以指向版画概念演变中所产生的各种问题,相互之间甚至无法取得理论与实践的统一。例如基层版画通常由经过学院版画专业训练的师资所培育,但由于群众学员艺术眼光的欠缺而带有强烈的类型化和模式化手工制作色彩——直接指向了版画创作中迷恋肌理和技术至上的问题;而实验版画因为体现了当代艺术中常见的媒介跨界与观念先行,似乎是在对版画的既有属性提出挑战。
在此情况下,学院版画的优势和职能就得以体现。高校版画家能够利用并整合国内、国际的高端学术资源,适时破除各种旧式观念的阻碍,为版画的学术定位和版画家的创作理路指明方向。由中央美院倡议发起的“国际学院版画联盟”,自成立以来通过举办各种大型展览、专题展览和会议研讨等学术活动,已经收获了丰富而扎实的学术成果,并以网站与自媒体即时联动的方式向全社会扩散影响。隋丞教授作为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网站主编,已经将自己的日常生活与工作状态融为一体,以实际行动履行他在一篇关于中国当下版画发展状况的文章中所认同的信条:“互联网的应用也将是中国版画发展的另一个新的方式。”[4]由此可见,版画家以敏锐的直觉打破新科技对版画传统本体属性的壁垒、本着务实而理性的精神去对信息、智能化社会作出反应,这也是学院版画未来不可估量的潜力所在。
 
 
 
 
注释:
[1]本文部分内容根据笔者博士学位论文《李桦艺术与教育研究》(中央美术学院,2014)节选整理而成。
[2]新见李桦文献(2012),编号A0-04-09,李桦,《美术院校版画系的教学改革刍议(为《美术研究》而作)》,1984年9月20日。着重号为笔者所加
[3]见李桦笔记《一时想到的》(《版画》杂志编辑部座谈会上的发言,1980年1月28日)
[4]隋丞,《从“版画中国·版画艺术在民间”巡展看当下中国版画发展的现状及特征》,发表于中国美术家协会官网,2018年7月

黄洋
1979年生于广东揭阳
200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获学士学位
200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获硕士学位
201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造型艺术研究所,获美术学博士学位并留校任教
现任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第一工作室讲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学术秘书
联展
2004年  木刻动画《采薇》参展安纳西国际动画电影节并获“最佳短片”提名,安纳西,法国
2009年  开放的视域: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展,捷克国家美术馆,布拉格,捷克
2013年  万有引力:2013第六届成都双年展,成都,中国
2018年  第八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中国美术馆,北京
个展
2015年  深·圳·火·电·塔:黄洋个展,元画廊,上海
获奖:
2002年  第六届全国高等院校版画年会“学院奖”
2003年  第二届中国艺术院校大学生数码媒体艺术大赛金奖
2003年  中央美术学院冈松家族奖学金一等奖
2005年  安东尼·葛姆雷“亚洲的土地”艺术基金
2012年  灵石版画奖青年艺术家奖
收藏: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国版画博物馆、国家大剧院、关山月美术馆、湖北美术馆、金陵美术馆、淮安美术馆、文轩美术馆、大韵堂美术馆、成都现代艺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