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PA|中央美院版画系本科生毕业作品(三)

来源: iapa.cafa.edu.cn 时间:

IAPA|中央美院版画系本科生毕业作品(三)

中央美院版画系  国际学院版画联盟 

 

 


王华祥

Wang Huaxiang

 

毕业/就业/失业/就业/毕业

       同学们好!冬天还没过完,春天就突然到了。你们也马上就到毕业展的时候了。按惯例,我总要为你们的展览写上几句话,那我就想写点儿希望和祝福吧。

       首先,我先说说今年毕业展的特殊性。由于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我们今年的毕业展不能在实体美术馆展出了。自去年一月二十三日国家宣布武汉封城和全国停工停课以来,直到四月中旬也没有完全复工,大中小学也仍然没有解禁。我们非常理解并支持政府的做法,都是为了师生们,尤其是为学生们的生命安全着想。为了毕业创作能够顺利而且保质保量完成,我们在大院领导的带领下,开了很多次会,制定了网络教学和网络管理等科学而又系统的实施方案。在师生们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终于完成了毕业作品和毕业论文的工作。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在接受网络教学和网络美术馆展览的时候,可能是全院所有院系中最无障碍的。为什么呢?因为版画系的教学秉承了版画人的开放基因和科学头脑。我们欢迎任何变化,并因此激活了创造的潜能。不能做版画,没有关系,画画就是了。不想在纸媒和画布上画画,没有关系,用电脑软件画画就是了。不能到生活中去收集素材,没有关系,在网上搜集就是了。你们的身体虽然受制于门窗和围墙,但是你们的视野比以前更宽阔了。古人讲祸福相依,是的,因为疫情之故,我们和整个国家一起全面地深入到网络时代的生活方式里来,这在国际上都是领先的。
实际上,在此之前,中国人从生活到工作,都已经全方位地开启了网络空间的新时代。而你们的展览,需要呈现如此大的数量和规模,这是线下空间做不到的。从我们了解的信息来看,也应该是走在全国和世界前列的。你们将与人类发展的重大事件,或许是东西方国际环境的拐点一起,被历史记录下来。我期待你们的展览成功!也希望你们从大的时空观看待问题。
接下来,我想对你们说一些建议和祝福。今年特别流行“拐点”这个词。比如,当疫情上升到峰值时叫做“拐点”,经济下滑到底时叫做“拐点”,中美关系由解冻到合作到摩擦到对抗都叫“拐点”。人类真的是活泼得很,没有一天不搞事。但是作为个体的人是被动的,是随国际大气候、国家族群和社会阶层潮起潮落的。所谓人生无常是也。
       毕业,是你们人生的一个重要拐点。是往好处拐,还是往坏处拐,我不知道,因为我不是算命先生。以我的有限认识能够提醒你们的是:人生一定充满磨难与挑战,关键是看你们用什么态度去对待。你如果是只燕子,那就会找个屋檐做个小窝过日子。如果你是只狐狸,就会去找鸡拜年,希望你别太贪心。如果你是只羚羊,那会练就一双保命的飞毛腿。如果是头猪,那就会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后果自负。如果你是只绵羊,就会做好被剪羊毛的准备,否则又能怎样呢?如果你是老虎,就会高兴地奔向森林。如果你是只雄鹰,那就会体验到天高任鸟飞。其实,你们现在什么都不是,不是上述生物的任何一种。但是人性是复杂的,人承接欢乐和苦难的能力是无边的,人的建设和破坏能量也是无穷的。人是一种高智商的动物,这也是人类不幸的根源。不过,你们只要有坚强活下去的意志,你们就能像以上诸般动物一样,以合适的姿态活下去。
同学们,你们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候毕业,或许毕业叫做就业,或许毕业叫做失业。但是只要你们心中的希望之光不灭,任何灾难都会唤醒你们求生的动物本能。动物本能很宝贵啊!但是,你们还得有内心的善和爱,以及有一颗听天不由命的既谦卑又骄傲的非凡之心。这样你们才能应对一切坎坷,战胜一切磨难。我还要提醒你们的是,你们除了具备人的一般属性,你们还有特殊的属性,就是:你们是职业化的艺术人,你们不仅有发现美的天赋,也有创造美的能力。你们可以为社会提供美和善的东西。我希望这些东西既能滋养人民,又能养活自己。

王华祥     
2020年5月30日

 


第五工作室

 


叶丰仪

Ye Fengyi


创作感言
       纸张、印刷,有一种事后定型档案化的意味,书中的文本是爬取自各大新闻平台的一万条疫情期间的新闻标题,纸张两侧,这些“新闻”的两个“侧面”形成似字非字乱码般的混沌图像。在海量的信息中,事件反转又反转,螺旋上升的真理什么时候能被我们看见?

 

《侧面》   建模:c4d、blender;实体材料:纸张、数码印刷、胶装  2cm x 38cm x 30cm  叶丰仪

 

 

潘俊伊

Pan Junyi


创作感言
《俩》、《仨》这对作品是我对“人”、“人间”的提问和思考。
局限性的存在,产生对立的二元概念。《俩》试图通过二元对立间相互转换、相互塑造的关系探讨其概念的相对性。
人是群居的,“自我”不可避免要与其他“自我”相处。“三”作为除“一”、“二”外最小的正整数,除指代“三”的数量外,还常被用于指代“多”,象征集体,比如“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而“仨”不仅包含“三”集体、同一的含义,且包含“个”的概念:即个体的独立性。《仨》试图通过描绘一种自我处于人群中的状态,向观者提问:自我与其他个体、群体的真正关系是什么?

 

 

人间之《俩》《仨》  摄影   14分20秒  潘俊伊

 

 

王欂源

Wang Boyuan


创作感言
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
究竟真实存在吗,
美好背后潜藏着危险。
我们该如何抉择?

 


《最新双语识字图》 木板  21cm×15cm   王欂源

《迷思》木板   69cm×53cm 王欂源

 

 

许宸扬

Xu Chenyang


创作感言
      偶然性是这样的:它是顽童,天才绝代的击剑手,如果接住他前两招,他就开始投入得要死。


Death of the man drank coffee(喝咖啡,从早喝到死).2020.Ipad.24*34cm


Vivaldi: The end of winter (维尔瓦蒂之杪).2020.Ipad.19*39cm


A woman screaming(女吼).2020.Ipad.21*30cm


 


Drink alone(独酌).2020.Ipad.75*27cm

 

 

黄若梦

Huang Ruomeng


创作感言
      希腊神话中坦塔洛斯永受饥渴欲与恐惧惩罚,在《石谱》这部实体书中,展示了逐页影印的《肉犬的饲养与产品加工》、《菜谱》、《全球50道经典美食》三册商业出版物。通过书与书的嵌套,在纸页上建造时空,“巨石”在这一时空中左右摆动,摇摇欲坠。

 


《石谱》纸媒(档案级喷墨打印)、胶版印刷、影像  时长2:33   黄若梦

 

 

艾逸天

Ai Yitian


创作感言
       本作品为书籍艺术作品,内容背景系虚构:未来某年航天局进行了地外行星资源开采计划,并且完成了自动化设备的投放,按照既定的程序进行建设。然而因为各种原因,计划遭到搁置长达数年,早已超过了预设的工期,但是这些人工智能控制的设备却还在继续运行。在一次太空探测活动中,探测器偶然收到了来自该废弃基地传来的图像讯息。

 

 

 


刘然

Liu Ran


创作感言
     信息的堆叠也是对信息自身的消耗,密林之下,是无尽的追寻。


《密林》胶版   转印   42cm×59cm   刘然

 

 

第六工作室

 

 

李百舸

Li Baige


创作感言
      人的梦境本虚幻无实,但确是能反映人内心深处所思考之事。在复杂的社会生活中,我们早已习惯了隐藏自我。正如诗词画卷中的寄情于山水,梦中充满着隐喻和通感。每个人都是一个矛盾的个体,是由不同的生活和情绪组成的。将看上去支离破碎且无逻辑的场景重新组合便成为了梦境,人物的面部以及身份已经不再重要,而草木云石也只是皆是情绪所化。这也是我的这一系列的作品想要表达的。


《云烟图》木口木刻   30cm x 40cm   李百舸


《木石图》木口木刻   30cm x 40cm   李百舸


《行马图》木口木刻   30cm x 40cm   李百舸


局部

 

 


罗潘

Lou Pan


创作感言
      “风”似乎是可以代表绝大多数抽象意味的字,它承载众多意味。若风推动叶片旋转,吹拂树枝摆动,映射进入手机镜头,风成为一个切实的东西。本片着重呈现沐风的山顶风力发电机和不同生命与风的对话,也是人与自然的交互。

 

《捕风》视频   160cm×280cm   罗潘

 

 

张骏良

Zhang Junliang


创作感言
      影片记录了我这大学最后一年的历程和想法,创作的过程最后成为了主体,拍摄者则作为了主角。未知的世界就像月亮,被我拼命地追逐的同时给我光明。宇宙时空与我的主观之间始终发生着无数错位,当这一切不可挽回之际,我又该如何面对满地的六便士?

 


《浪子》视频   尺寸可变  张骏良

 

 

李大宇

Li Dayu


创作感言
      作品源于我对电子图像的感受。信息化图像的视觉语言占领了人们的生活,游离在自然景观和虚拟世界之间的不适应引导我对于真实的思考。我将这些虚拟世界中看起来冰冷的电子因素重新概括、拼接和组合来构建新的生命体,来表达到我对于新媒体时代的认知。

 

 

《虚拟的胜利》《20XX》布面丙烯  200cm x 65cm   李大宇

 

 

洪一鑫

Hong Yixin


创作感言
      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我抱着这样的想法进行了一年对自我的探求。我与自己对话,尝试抽丝剥茧去好好看一眼那潜藏着的真实自我,但如同库里肖夫的蒙太奇实验一般,更多的建构带来了更多的解释与自我记忆的碎片,越是寻找越是困惑,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我,最终意识到自我如同多个个体交织而成的网,是复杂的,多元的,每个时刻都是真实的,不必寻找。这象征着我回到了原地,表演了一场徒劳无功的悲剧,仅留下这些片段作为这场旅途的墓碑。

《男,二十三》影像图片,纸媒,综合材料   尺寸可变   洪一鑫

 

 

董伦玥

Dong Lunyue


创作感言
      现实的快节奏会使人疲惫焦躁,广泛的交际会不轻易间受到损伤,在需要转换的时间点使自己慢下来,看一下美好的事物。结合不同时间对景物的特殊感受,由内心所感转换成为色彩,呈现出自我的记录。

 

《时刻》数码绘画   40cm x40cm   董伦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