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稿】刘春杰: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 “大版画”的相融相合

来源: iapa.cafa.edu.cn 时间:
2017年7月中旬,“实践的力量——第八届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在南京金陵美术馆开展,作为中国唯一的版画文献展,这一展览从2007年初创至今,已经走过了十个年头。令人惊讶的是,展览最初几届竟是以一个人的力量来促成。十年前,刘春杰还并非金陵美术馆的馆长,因对中国版画的逐渐式微感到惋惜,他个人筹资、发表论著、策划展览。从不被外界看好,到展览逐渐成长为一个汇聚两百余件国内名家作品的学术品牌,无论从媒材、语言、观念均呈现多元态势,折射了当代中国版画学术的一个侧面。刘春杰将之归功于不断实践和探索,正如该展览的永恒主题“实践的力量”。



金陵美术馆馆长刘春杰在现场导览
  刘春杰曾说:“与轰轰烈烈地大干一番事情相比,我做事儿更喜欢像熬汤一般,小火慢炖,历久弥香。“实践的力量——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就如同炖汤,开始是举我一人之力,但很快得到同仁、前辈们的支持,火势不大,但极其稳定,愈燃愈有势头。”
  雅昌艺术网:刘馆长你好,作为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的策展人,前几届可谓举步艰难,是由一人之力推动的展览,请回顾一下10年前的状况。
  刘春杰:2007年,第一届在南京博物院办的时候,没几个人相信这个展览能持续下去。云南之展时,我只是一个编辑,前三界都是靠个人去推动的,我雇佣一个助手,一起完成整个策展工作。记得前两届没有经费,我个人跑出去拉赞助,请收藏我作品的一位上海藏家把参展作品全买了,他为了帮我差点把在上海的别墅卖掉。
  第一届之后,又分别在西安美术馆、上海百雅轩艺术中心、上海浦东新区文化艺术中心,北京798艺术区、南京金陵美术馆、石家庄美术馆举办了第二届至第七届展览,第八次展览又回到南京,在金陵美术馆举办。去年,“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获得了国家文化部艺术基金。
  雅昌艺术网:前几届是每年一届,到现在变为双年展机制,跨度已有十年,你当时想过会做一个持续的展览吗?
  刘春杰:国内有过很多很多的版画双年展……只可惜,这些展览仅轰轰烈烈地搞了一届,再无下文。所以,2007年4月在南京博物院如期开幕的“实践的力量——首届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仪式后就有人问:“添补空白的这个展览会举行几届?”面对106位版画家的120件作品和部分资料,我答:“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燃薪于南京博物院,必将传播于五湖四海。”
  十年过去,今天呈现在大家面前的“实践的力量——第八届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以其强大的阵容、丰富的史料回答了大家一直以来想问的问题。小事做久了,就是大事业。持续才有意义,实践才有力量。
  雅昌艺术网:这一届文献展汇集了哪些名家作品?你是如何挑选参展艺术家的?
  刘春杰:“实践的力量——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一直强调学术性,参展画家并非每个地区均摊的画家,而一定是最活跃的艺术家,具有代表性、研究性的版画艺术家,也有部分新锐,新锐的添加是从同代青年画家中精选,截取他们的艺术实践,展现当下新一代画家的实践样本。很多人朋友和我提出要有新鲜血液,所以每届都吸纳一部分年轻的艺术家,版画需要薪火相传,需要老中青几代人在一起共同切磋。
  此次展览共有近两百幅版画作品,均为当代最活跃最优秀版画家的代表作,展览延续了之前七届展览的学术性与艺术性,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3号展厅内徐冰在1987年创作的3幅表现乡村题材为主的小木刻。王华祥的木版画作品以具象写实技巧向前推进的《贵州人》系列;4号展厅内杨锋先生具有“怪诞超现实主义”风格的《鸿门宴》系列作品;5号展厅中袁庆禄先生具有宏大历史题材木版套色作品等。

徐冰 生命潭 黑白木刻 69×50cm 1987

杨锋 《鸿门宴》61x75cm黑白木刻 2015年

王华祥 贵州人 之二 彩色木刻 36.8×27.7cm 1988
  雅昌艺术网:作为“实验样本”,这些艺术家何以概括,或者说反映中国当代版画的现状?
  刘春杰:我选择作品的标准第一不求全,并非每个省市都有代表,像全国运动会,有些体育强省落选的运动员比有些省份的入选选手还优秀,这其实是某种程度上的不公平。
  但我追求差异,希望讲一个个精彩的故事,所以我挑选的是最积极的生态,不仅有经典的、现实主义的,还有当代的、实验性的、先锋性,例如苏新平这样极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形式上不仅有架上作品,还有影像、装置作品。
  版画是有爽快、直接、便捷的特性,也有它的棱角分明。但版画也完全可以装置、动漫、非复数性。它可以这样,那样,无数样。第二届、第三届展览中我们就开始接受木刻动漫、木刻手工书、与版画相关系的装置,也有数码打印版画。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国际上早已流行这些手法,而我们的某些版画活动至今仍固执而保守,将优秀的、边缘的版画艺术排斥门外。正如鲁迅先生说过:“从来如此,便对吗?”
  “实践的力量——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强调大版画的相融相和,而非“版画家的版画”自娱自乐。你不同、你前瞻、你不循规蹈矩,我们就邀请你加入其中。

康剑飞《无题》3 木刻+数码 50x70cm 2014

丛伟 《2000个身体》 60x60cm 2015
  雅昌艺术网:所以这个版画文献展不仅是版画家的版画展?
  刘春杰:有人问我为什么要请诸如吴冠中、徐冰,尹朝阳、沈敬东和很多南方油画家的作品来参加这个展览,因为他们不是专业版画家,这个问题命中要害。从10年前的第一届版画文献展开始,我就有一个很清晰的思路,版画如何传播?何以壮大?何以生存?版画何以言说今天?何以安身立命?我读吴冠中、徐冰,他们的影响力之大不容置疑,他们跨界的姿态,学问家的背景,卓越的成就为世人所崇拜。同时因为他们的影响力和成功,使版画得到了有效传播。
  我长期地研究版画家个案,放眼望去,多数专业老版画家随着工作退休,其艺术实践基本停止。为什么?这绝不是版画本身的问题,不是专业的问题,而是作者掉进了一个技术的陷阱。不难看到,毕加索、米罗,在晚年的时候有大量版画问世。当然这其中有工坊的支持,但是有大量自绘自制版画。翻毕加索的日记,他在80岁的时候仍有一组一组的版画问世,一组就是几十张,百十张地出现。
  所以我们很容易想到单一的专业版画家出了问题,杨峰教授的一句话点醒了我“版画已经成为了版画家的版画。”如果我们甘于在这个境地下工作,就没有了希望。这就是我为什么请这些当代著名艺术家加盟文献展的原因。他们的版画实践完全为版画同仁们提供了一个成功的学术范本,说明艺术创新性最为重要,艺术本身最为重要。一个画家的学识、见地和充分丰富的艺术实践至关重要,而不是纠缠在原创等技法里面。

沈敬东 战友(石版画)25x28cm 2015年

刘波 《往烟》 丝网版画 66x89cm 2012年

张辉- 《致青春》 平版画 64cm×82cm 2015年
  雅昌艺术网:为什么八届展览下来,依然沿用同一个主题?
  刘春杰:常有人问“实践的力量——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的主题是什么?它的首要使命是推动、助力版画。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我们要做一个版画史的学术准备,作资料积累。它不像很多展览都有一个大的主题,或者每年都有一个变化的主题,它的主题就是实践的力量,版画的力量是从实践中来的,是在实践中得到延伸和传播的。当下说的人多,做的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