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PA| 名家对谈“版画基因与当代艺术” (一)

来源: iapa.cafa.edu.cn 时间:

2023年10月18日“集成-中国当代艺术名家版画展”在江西省景德镇市陶溪川美术馆正式开幕,在开幕之际,陶溪川美术馆举办了一场主题为“版画基因与当代艺术”的对谈学术活动。探讨了“层概念”、“复数性”、“去中心”等深层版画基因与当代艺术语言的契合点,通过思维交互明晰传统方法与现代观念之间内在贯通的线索,拓宽思想边界。

 

参与本次学术项目的嘉宾有:

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陈琦;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版画艺术家王华祥;

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与科技艺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冯梦波;艺术家洪浩;活动由北京画院院长、本次展览的策展人吴洪亮担任主持。

 

“版画基因与当代艺术” 对谈活动现场

 

 

 

“版画基因与当代艺术”

对谈 · (一)

Forum of Printmaking Genetics

& Contemporary Art

 

北京画院院长、本次展览的策展人

与学术活动主持  吴洪亮

 

吴洪亮: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今天非常荣幸能在秋集之时,也是最好的季节,来到景德镇的陶溪川美术馆,借由我们“集成”这样的一个名家的版画展跟几位著名的艺术家一起来进行交流。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北京画院,并且是本次展览策展人叫吴洪亮。

 

先介绍一下四位著名的艺术家,首先是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的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陈琦老师;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的艺术家王华祥老师;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与科技艺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冯梦波老师;著名的艺术家洪浩先生;感谢四位老师的光临!

 

首先跟大家介绍一下本次展览,其实“集成”的这个展览呢,是2019年由中央美术学院的苏新平院长跟陈琦院长发起,邀请了10位在今天中国艺术界颇有影响的当代艺术家以版画的方式进行创作。这10位艺术家呢,每人创作5幅版画,这也是一个艰辛的创作研究过程,因为这10位老师呢,像今天在座的四位,都是版画出身的艺术家。那其中呢,也有比如说像隋建国老师是雕塑家,像张晓刚老师是油画家,像孟禄丁老师,后来也做点版画,但是前期在我大学的时候就成名的,是一位油画家。那因为在这样一个项目里头,应该是涵盖了不同的艺术门类,但都是用版画的方式来进行创作。那这样的一个项目当苏院尤其是陈琦院长找到我说,哎,我们这组作品非常有地位,说洪亮你能不能一起来做一个展览,来跟大家进行分享啊?甚至我们现在已经开始进入了一个研究和出版的过程。

 

而今天在陶溪川美术馆,大家看到这个展览,其实前面有几站在全国的巡展,比如首站苏州,后来到南通、南京等地进行展览。而今天在这样的一个陶瓷的圣地,也是今天文化生态让我们非常羡慕的陶溪川,这样一个文化社区里,来跟大家分享版画的时候,我觉得里面有好多点,可以跟大家先期介绍,然后再请各位老师来谈论他们创作以及对这件事情、这个活动的想法。

 

那么在这一次的展览前期,我有幸和唐胜老师一起对各位艺术家进行了采访,大家一会儿会看到大屏幕上会有。那么在采访过程中呢,不仅仅我们探求了关于版画的各种技法,更重要的是版画这个最早由咱们中国人,最早能找到的是《金刚经》木刻版画开始,这样的一种艺术形式到今天他发展的状态;还有我有一个小小发现,就是今天的当代艺术家,还有今天艺术生态中的很多管理者,诶,都是版画出身,为什么?这个我也非常的好奇;那么第三点,就是在版画为基础的思维方式方面,比如说大家知道“版”这个字,右侧是“反”也就是说我们要做一张版画,是由版来完成,那么这个正负的思维是有意味的,比如说徐冰老师,曾经在他的硕士论文中谈到版画的“负数性”的问题,大家知道版画是可以印很多张的,还有比如说邱志杰老师专门写文章,包括给陈琦老师写文章里头,我也看到了关于什么呢?关于“层思维”的问题,大家知道套色版画“层思维”,他谈到跟今天的手机,跟今天的传媒之间的关系,还有版画本身这样有历史的画种,还有他自身的一些能量,比如说王华祥老师,我说的,有关于木刻的教科书籍的一些思考啊,等等。都因为这样的项目,我这样一个门外汉开始学习,所以,因为这样的好奇所以在今天这样的展厅里,不仅仅看到10位老师的50件作品,更重要的是我们还把版画的制作方式、这些技法。我们说“技近乎道”这样的一个概念,后面的这个“技”的支撑和它的方法跟大家分享,未来也会在咱们陶溪川美术馆会有很多的公共教育,大家体验的活动。

 

因此,我们今天在展览开幕之前,请各位来,谈谈关于这些事情等诸多的一些都是前辈老师的思考。当然这个展览叫“集成”我们希望版画这样一个集成体,陶瓷这样一个集成体,既是艺术的方式,也是曾经的高科技的方式,也是今天给我们能量的方式。在这里与大家一起,今天有一个“集成式”的讨论交流。

 

好,谢谢各位!那我们的对谈就开始了。我想先从我身边的陈琦院长开始进行提问,因为这个项目是陈琦老师跟苏新平院长发起的,觉得您可以先从这件事情发源跟大家交流一下。

 

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院长、教授

博士生导师陈琦

 

陈琦: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在春秋大集,在这么一个这个盛会之上能够到这边来跟大家分享。

 

我们“集成”这个版画的我们的一些做这个艺术项目也好,或者是我们在去做创作也好,或者是由这个而引发的一些深度的学术思考也好,我就可以来跟大家来去做一个分享和交流。当然我觉得首先我要代表这些艺术家,非常感谢吴洪亮老师为这个展览做了非常精心的安排,这个展览有点像长征,有点像宣传队,已经在很多地方展过,但是陶溪川这个地方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重镇,所以也能看出来我们今天在这个展场上,看到了这个非常精心的布置,包括我们天花板,整个展场的光的这个设计都非常的好。我想这些一切都离不开洪亮老师对这个展览所付出的心意。

 

其次,这也体现了这个展览对于公共的一种亲和性,尤其是我们可以看到另一个展厅,应该说是专门为这个展览,对整个的版画的技术去做了一个普及性的展示。而且我觉得艺术家也都非常的积极的响应,都会把自己的一些有关板块的一些知识,用视频的方式来去做这个介绍呈现。所以,这么一个好的展览,首先要感谢洪亮老师。

 

接着回应刚才洪亮老师说的这个项目的缘起,其实这个项目是在版画界他不是这个我们首创的。这个用版画原作集的方式来去做一个雅集,这个传统一直都有,但是我们来去做这十个人的雅集,我觉得它的意义非常的大。首先是我们都有不同的专业背景,当然我们有5个艺术家都是版画出身的,但是我们的版种不一样,我们的技术方式不一样,有人说隔行如隔山,都是版画,但实际上思考,个人的艺术观念都不一样,再加上有不同的其他的跨媒介的这些艺术家来,那我们说就以一个版画作为一个最基本的艺术表达的媒介,这些艺术家能够通过这个媒介来去进行一个艺术的展现,我觉得这本身来说是非常有价值、有意义的事。同时,也是我们对于中国现当代版画的一个拓展。因为以前我们的版画很多活动会在我们整个的一个版画圈里面。但是这次我觉得应该是叫做“破圈”,而且是非常有这个影响力的、有思想深度的这些当代艺术家来去做版画。我想这可能对我们做版画的一些艺术家来讲,可能具有某种启发,因此我觉得这个“雅集”,这个项目,这样去做,它事实上是有很高的一个学术价值,同时可能也是一个具有未来感的研究价值。因此,当这个项目,我们有了这个设想以后,跟苏新平院长在一起讨论了以后,我们就邀请艺术家,我也特别要感谢这些艺术家,这些艺术家应该说多数是非常的高兴。非常积极的来去回应了我们的这么一个设想。同时也能够看出来,这些作品都是专门为这个“雅集”来去精心创作的,而且让我感动的是,每个艺术家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这些作品不是敷衍,不是应酬之作。应该说都是精心打造、亲力亲为。因为时间比较长啊,在这个有差不多三年的疫情过程中断断续续。

 

像冯梦波老师的那个作品,是最后疫情完全解除了以后,到学校才把它做起来,其实这时间跨度很长,非常不容易。但最后这些作品一起汇聚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前面所有的努力,我们的所有的这个设想也都实现了。当然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好的作品,这些底气,所以我们跟老苏,我们也有这个底气跟洪亮老师来说,能不能再去做这么一个展。我先说这么多啊,后面再补充啊。

吴洪亮:好的好的,谢谢陈琦院长!

 

刚才陈老师其实介绍这个项目很深,这次陈老师作品我觉得也非常惊艳,一会也请特别介绍一下。因为有很多都是我第一次才学到,有关于板块的知识,因为咱们这个对谈是网上直播的,我相信有很多艺术爱好者,和这个对版画感兴趣的朋友,所以一会也请陈老师聊一聊。

 

下面请王华祥老师来谈一谈,这次在前期做展前研究的时候,我做展览前期一定要有一个功课,我把它叫做展前研究,那么,首先这10位老师,我虽然大多熟悉,但还是做了功课。我也在做这个前期功课的时候,我知道王华祥老师除了作为著名的版画家,著名的当代艺术家,做过中央美院版画系的主任,而且在教学上,甚至是在国际推广中国版画上,都做了特别多的工作。我想先请王华祥老师谈一谈,一个这个项目,您的创作这些作品非常独特,包括上次跟您交流的时候,您关于版画的技法交流很多,再有对于版画在今天它的价值,特别想听听您的高见。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版画艺术家王华祥

 

王华祥:首先感谢洪亮老师!也特别感谢陈琦老师。这次展览对于我以及其他几位艺术家来说,都很不寻常,展览的标题叫“集成”,在此其中每个艺术家就像一个词汇,再由一个杰出的策展人把这些艺术家汇集到一起,产生了非同一般的深刻意义。

 

今天来到展厅非常感动,因为这不仅仅是我们几位艺术家的作品,这也是吴洪亮老师的作品。策展人和画家一样,让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人,每个策展人所体现出来的行为就是作品,也是自我的延伸。就公众来说,可能对于展览感兴趣便多看一会,不感兴趣便走过去了,但对于每个艺术家参与者来讲,策展人和展览是非常重要的。就如一个女孩子的脸、外在形象一样,每个人都很在意自己的长相和装扮,对于艺术家来说,画,即我们的形象,被展览呈现的方式亦是。所以,这个展览,让我看到一个耳目一新的“集成”作品,非常用心、非常精细、非常有格调、非常有品位。而且我认为,很多时候不光是版画,绘画同样,会显得很土,因为这个时代其实不是绘画的时代,主流上就不是,所以一般画画的时候,难逃会觉得这是一种过去的东西,也难免会带有一些陈旧的气息。但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个展览,它的整体面貌是一个非常时尚的展览,其实这需要策展人有一定的视野,需要用非常当代的视野来做策展这件作品,同时也需艺术家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所以,我们有幸能够在一起做这个展览。它不是一个普通的群展,而是带有一定的价值判断。

 

我想陈琦老师一定有这样的价值判断,苏新平老师一定也是这样,包括其他参与的艺术家,他们有做雕塑的、油画的、那他为什么要做版画?并不是为了商业。

 

首先,我们可以简述下版画的历史,版画的产生在历史上主要是为了商业,因为要传播知识,信息或达到某种目的,所以形式上需能够喜闻乐见,能够看得见。因为过去的文盲很多,中西方都是如此,那么版画及我们今天看到的那些伟大的壁画,雕刻都是基于一种传播和宣传的目的而产生。后来有了市场之后,因为社会和民众的需要,对艺术品的展示,家庭装饰或国家的仪式需要,这时候艺术也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环境作用,所以版画具有分享性、传播性,在历史上就是如此,在东西方也是如此,它非常受欢迎。我们都知道中国民间有年画,那就是老百姓看的东西,可以不识字但他必须有画可看,所以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版画扮演的就如今天互联网的角色,今天我们看抖音、小视频、互联网的电影、连续剧,过去的版画就是扮演了这样的角色。绘画在今天的衰落是必然的,这不是绘画本身的问题,包括版画的边缘化都是非常正常的,所以版画在当下的发展需要我们重新思考,我认为版画在今天的存在意义:一方面它继续扮演它的传统角色,作为一个载体,一个思想或情绪传播的载体。另一方面,它可以装饰我们的环境。因为在发达国家,几乎不可想象一个人家里面是没有画的,我没有看到过一个家庭里的墙上会没有画。如果是有身份的家庭,他一定要挂有名的画,实际上这是一种身份的体现,就像人们穿名牌衣服、开名车、住豪宅一样,是身份的需要。版画便具备这样的性质,而且今天仍继续扮演这样的角色。但版画也不是一个廉价的画种。比如安迪·沃霍尔的作品,我们知道这是位波普艺术家,他的一幅版画的价值和油画是一样的,也是上亿人民币、千万美金的拍卖价格。

 

其次,回到洪亮院长策划的此次版画展,我想我们都有目的,就是想把版画艺术分享给社会,分享给大众,我想版画在今天能够继续扮演这个角色。以及对于艺术家自身来讲,我自己是一个版画家出身的人,版画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我发现版画使我变为一个有思考力的人、一个有理性思维的人、一个靠形象思维思考的人,而且赋予我有逻辑思维、联想思维、分析思维、甚至还有创造性思维,这些能力都是版画带来的。

 

吴洪亮:谢谢王华祥老师,跟我们分享了关于版画的生产,它的价值还有当代的意义。其实这次来到景德镇,我跟洪浩老师在交流的时候,包括去您的工作室,除了艺术创作之外,包括借由陶瓷有很多作品,这次我知道您还去看了早市,我去过景德镇的交流市场,是周一,您也去看过,包括这几天在景德镇陶溪川有所体会吧,包括您的作品,我觉得关于地图关于世界,景德镇其实是中国陶瓷的一个起锚之地,“一带一路”也好,陶瓷之路也好,陶瓷从这里出发走向世界,版画也是一样,也是一个世界级的创作方式,也想听听您对景德镇对陶溪川的感受以及您的创作。

 

艺术家洪浩

 

洪浩:大家好!首先感谢陈老师和苏老师,让这个项目成立,吴老师让这个展览成立。

 

我是第一次来景德镇,实际上我早就想来,因为这几年我开始用宋代的瓷片作为材料去做作品,这些材料大都是从网上买的,是以一种交易的形式获得的,比如微拍堂、闲鱼。而这些瓷片大多数的源头是在景德镇,所以我总是想过来看一下它的原产地是什么样。这次终于成行了,我甚至比展览邀请方的规定时间还早两天就来到这儿。

 

这里首先给我的感觉是惊讶,因为它跟我的想象完全不一样,我想象中的景德镇应该是一个很古老的,地方不大很个体化,到处都是一个一个的小作坊。没有想到这边是一个挺大的城市,很多地方尤其是陶溪川这里是很时尚很国际化的,整个项目设计和管理非常专业化,大大超出我对于它的认知。如果单就陶溪川这样一个环境,我会以为自己是身在哪个一线的大城市里。这几天来我还去了三宝街,它建在峡谷里面,那里有许多艺术工作室、民宿还有网红的餐厅。所以景德镇让我觉得特别有意思,这个有意思的点我想在于,一个是景德镇虽然不像其它艺术的中心城市资源集中,活动交流频繁,艺术家聚集。但同时中心城市的人际关系又是非常复杂,生活工作成本也比较高,还有各种不确定因素带来的不安定感。而这里没有那么多的复杂关系,甚至某种程度上到这儿可能就是为了躲复杂,享受安静的慢生活。另一个是景德镇不仅可以提供清静,可以去很多有意思的地方闲游,还可以提供各种做作品的方便条件和大量的工作室。所以我觉得这里是即可以安静独处又可以工作的地方,如果想热闹,它又能把人聚起来,有很多国际性的活动。这些的元素集中起来,我想也是一种集成,这样的条件在全世界也不是太容易找到。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它体现出的一种自由状态,可能正是这个魅力吸引了大量的国内艺术家到这儿工作生活,包括很多国外艺术家在这儿驻留,让他们都成为了“景漂”。   

 

另外,这次展览的五件作品是源自我之前的两个系列。比如这次展览中的三幅地图出自我的《藏经》系列,它是我在90年代做的一个版画系列,画面呈现的是一本古书,但里面装的全都是当代的资讯和内容,而且大部分作品都是被我修改的世界地图。我觉得印与书与地图之间是有着一种因果关系的,地图和书都被印制出来,版画早期像王老师也说过,它是有传播性的,为了出版。那时候没有互联网,大部分认知的来源包括对世界的认识以及价值观的形成,很多都是通过出版物来获取的,比如书、地图和各种的印刷品,也包括版画,版画那时候更多作为书籍的插图。它们就是认知的渠道,提供我们认识世界的渠道。我也是从这个角度——印刷和认识的关系去做作品,比如地图本身也是认识世界的一个途径,它给予我们认识世界各种各样的规定性,名称、位置、地理坐标,也包括地形图中的海陆颜色,陆地是黄的、棕的,海是蓝的。这些都形成了人认识世界一种理所当然的概念。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调整世界地图,我想也是一种重新看待世界的方式。

 

记得以前在一幅作品中我把(地图)海陆的颜色互换了,把陆地的颜色换到了海里,海的蓝色放到了陆地,这样再用之前海陆颜色关系所形成的思维模式去看地图,它给我们呈现的内容就变得非常陌生了。这次展览的作品里还有一幅没有具体地形的世界地图,它只是标注了世界城市的地名,由于这些地名都跟世界地图相应的地点保持了一致,所以它自然也形成了一个世界地图的形状。但这些地名都被我改变了,用日常的语言或者流行的语言等等替代了原来城市的名称。其实城市的名称本身也是符号,没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它可以用各种名称来替代,因为这个名和实是一种虚假的非真实的关系。

 

还有一张地图以北极点作为中心点去看世界,这样会让我们不熟悉这个世界了。地球本身是圆的,任何一个点都可以作为中心,但是我们老看自己印制的地图,给我们一个“世界就应该是这样”的印象。实际上每个国家的世界地图可能都不是一样,都是把自己(国家)的位置放在世界的最中心,一个是为了方便,再一个会不会有一种显示自己国家的优越感的情绪在里面?

 

我大概就介绍这些。

 

吴洪亮:谢谢洪老师。一个是谈了您这几天在景德镇陶溪川的感受,还介绍了您的创作思维方式。

 

下面特别希望听听冯梦波老师的高见,在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发展过程中,您最早的感受是用最新的方式进行了创作,甚至您当年用的很多硬件设备在今天已经变成一个考古级设备了,而且上次跟您交流的时候,我跟冯老师交流经常用到一些甚至在圈外人黑话一样的词,比如我们俩直接聊在电脑上的色彩,如果大家用电脑的Photoshop不是手机的PS,电脑上的Photoshop有一个色彩管理,RGB和CMYK,如果不做这个行业的人是不太了解的。这些方式如果归根到底好像又与版画与出版印刷有关,同时它又是可以直接跳脱与今天的当代艺术甚至是未来的艺术探求的可能性有关,特别想听听冯老师来聊一聊。

 


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与科技艺术学院院长

教授、博士生导师冯梦波

 

冯梦波:我首先要感谢陈琦、苏新平二位院长发起这个项目,非常了不起的主意,能把这些艺术家凑到一起,做一个雅集。而且这个雅集规定了格式,76×56公分的大小,统一的纸张,最后做成的作品集非常好,更像是一本书。还要感谢洪亮的策展,非常专业,这些像屏风一样的展墙,是在苏州制造的,每次展陈的时候,根据不同的场馆,它的角度都可以变。作为巡展来讲,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范本,怎么设计一个巡展,每次呈现的时候都有质量保证。

 

大家知道洪亮是北京画院的院长,以前曾经在苹果公司工作过,我们俩的交流没有障碍,都了解90年代电脑这方面的生态是什么。

 

版画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媒介,其实算是根正苗红的媒介艺术。学版画的人接受了一种媒介方面的训练,这种训练让它去尝试其它媒介时会变得很顺畅。版画最大的特点就是限制,这里面跟经济性很有关系。我们很讲究经济性,只要能用一个版就不用两个,能用两个就不用三个。这种思维对于一个艺术家,尤其在他的学习阶段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现在的电脑各方面限制越来越少,上来就是24位甚至32位颜色,我们年轻时候,电脑就是8比特256色,最早的电脑甚至只有1比特,非黑即白的。早期学习的时候,这种限制你会觉得难受,因为它跟这个大千世界确实不一样,而一旦你掌握以后,你就会得到这样一种能力,就是以少胜多的能力,这种能力是终身的,非常有价值的。这是我个人从版画里面得到非常重要的收获。

 

再一个,我从小玩电子游戏,早期的红白机,它的资源非常有限,但是每次玩电子游戏的时候,我都特别佩服这些作者,怎么能够用8比特的图像和声音芯片,加上这么简单的互动设计就能让人想无限地玩下去,怎么回事?我对这件事特别感兴趣。最早我没有电脑,我拿照相机拍这个屏幕,或者拿录像带录下来,逐帧去看,我非常好奇,想知道这段动画有多少帧,用了几个颜色,尤其是色轮循环,怎么做到的?后来我有了电脑,慢慢掌握了软件,但是回想起来早期玩这些电子游戏的经验对我来说是非常宝贵的,而这一切的起源我是从版画与印刷那儿学来的。

吴洪亮:感谢,冯老师从很重要的思维的起点来跟我们交流了版画的能量。刚才我特别感兴趣就是“限制”,这个词太重要了。我们今天经常爱谈的是“自由”,但是如何真的有“自由”,永远在限制逻辑中把有限的概念、有限的资源放大到最大的可能性就与资源有关。版画因为创作的尺度关系,因为材料,其实常常会有很多如果不通过深研,通过技术的挑战,是完成不了的。

 

(未完待续)

 

 

 

展览信息

Exhibition infromation


展期|Duration

2023.10.17 - 2024.01.23

地点|Location

景德镇·陶溪川美术馆

Ceramic Art Avenue Art Gallery, Jingdezhen

 

学术顾问:苏新平、陈琦

艺术顾问:刘子力

策展人:吴洪亮

创意总监:唐胜

展览总监:华婧

策展助理:薛璇、王霖、刘晶、宋金明、陆天嘉、张恩泽

展览设计:王毅

展览统筹:熊艺蓉

展览执行:汪洋、邹娟

宣传拍摄:苑庆伟、卢振新、李聃、傅麟翔

 

主办单位:景德镇陶文旅集团

协办单位:景德镇艺术职业大学

承办单位:陶溪川美术馆

 

鸣谢

特别资助:魏新民、王庚飞

作品集设计:蒋艳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丝网工作室

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铜版工作室

CHAO版画工作室|北京

陈琦工作室

隋建国工作室

 

 

 

 

 

 

 

 

编辑:盆景熊  | 视觉:王毅

摄影:UCN/三帧摄影工作室

 

阅读 1021

国际学院版画联盟

写下你的留言

人划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