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PA|王华祥:一种看不透的本领

来源: iapa.cafa.edu.cn 时间:


2023年5月28日(周日)上午9;00,杨锋在西安的首次个展《杨锋,在这里——版画作品展》暨“版画艺术的当代转型”学术沙龙在知一美术馆启幕。此次展览是杨锋先生最新作品以及40年来艺术实践和经历集中呈现,他以知识和灵感为出发点生发出一种自由的创作风貌,是一种无法定义的艺术。研讨会的各位学者和嘉宾以自由的方式探讨了杨锋先生的艺术,也由此来探讨当代版画艺术的转型和发展。本期发表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席,中央美术学院国际版画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王华祥先生的发言。

 

首先,我想说,在一个人想讲东西的时候有两种情况非常的复杂和困难,一种是没有话讲,但硬要找话讲;另一种便是有非常复杂的感受堆积要讲,但一时讲不清,我觉得看杨锋的画有这种感受。比如刚刚听苏院长和朱院长的讲话,我的脑子里产生了很多想法,作为版画的同行,我有时也看不懂杨锋所使用的的很多方法。从九十年代到现在,像这样一直在实验的版画家,是十分少有的。好的艺术家也有各种类型,有一类艺术家,一辈子就一个风格,也有些艺术家一辈子都在不断的变、不断在“改行”,例如我自己。那为什么变呢?我想是基于两个原因,一是生存,为了活下来不得不做出的一些改变,比如我的油画,便有这动机之一;另一方面也源与心大、不安分,但其实也有功利的因素,尤其是在当代,有时也会告诉自己“我要当代起来”。在当代立意下,这就大过了画种,也大过了绘画,甚至大过艺术,有“迎合”时代之意,但当我们想迎合时代的时候就像一个赌徒在下赌注,我们并不知道他的结果,所以有的时候在不断的赌,赌输了,甚至会气急败坏,但心中却一直认为会翻盘。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赌,我认为杨锋他也在赌,不得不说,一个好的艺术家就是一个赌徒,只是有些赌徒压的注小,杨锋则压的注大,他甚至将赌注全部压在版画上,而且主要压在木刻上。对于这样的选择与坚持令我自己非常的震撼,因为我自己是木刻出身,也由木刻发家,今天人们说到王华祥的主要艺术成就可能依旧是指木刻版画。但我自己一直是木刻的背叛者,我不是背叛了木刻,有部分原因是我不敢去坚持木刻,所以我特别期待好的版画家,尤其在我当了系主任以后,我全面的提倡要把版画的几个版种继承下来,延续下去,由于当代艺术的影响,版画系几乎已经没有人在做版画了,所以我做出了“两头抓”的策略,一头是实验性,没有绘画概念,愿意走多远都可以;另一头则是坚决的回到本体上来。这也可能是我作为一个伤痕累累的赌徒而获得的一些经验,我看透了艺术,它的本质是什么。也因看得透,所以我后面做了很多推动版画的工作,由此我也变成一个活动家和组织者。     

从我自身出发,我后面的艺术创作中版画做的很少,但有两个人触动了我,一个是杨锋,另一个便是罗马美院院长安德烈,他们对于版画的坚持和投入令人惊讶。今天的版画随着技术的增进,时代的变迁,人们对于今天有更多的娱乐事物的情况下,版画都能够作出积极回应,比如AI技术、数码版画,这些新技术我也都非常欢迎,这如我们通常所说的横向发展,但结果常常就走出版画本体,走不下去了,即便如此,这仍旧是版画史能够不断革新发展的动力之一。但在一个版种上执着的寻求纵向的发展,寻求垂直高度,是要依靠一种巨大的热爱与天赋,很难想象杨锋可以将一个尺幅小小的黑白画面,赋予一种看不透的本领,这里我们看不透的有两层,一层是画面的痕迹,让我们、观众好奇,不禁想发问:作者是如何制造出来的痕迹?这源于他不止使用一种方法,而是运用多种复杂的处理手法来得到这样的画面效果。另一层,我们可以通过他复杂的技法上升到思维层面甚至更高,观察他的内心如此丰富,我们为什么画画,是因为说不清我们才画画,今天许多的“点子”或单一技术作品让我们一目了然、一窥见底,而杨锋的画是让人看不透的,这个看不透彰显的是内部具有一个独特的生命个体,只是借由绘画媒介作为外在表现形式表现出来,这也是他的神奇之处,也让我看到了过去优秀艺术家身上所兼具的一些元素重现。我们每个个体都有差异,艺术家的个体由于职业的特殊性可以被看见,普通人是不能够被一一看见的,但我们可以通过他们的外在财富看得见他所得到的成就,如他所享有的衣食住行来体现,由此看到个体的存在。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被他人看见,但大部分的被看见都是极其不重要的,我们看见的通常都是版画的“复制品”,而不是个体的存在,不是“独幅”的存在。但作为版画家杨锋的作品,每一件都是独幅。这在西安美院六十年开幕式上我便曾说,“杨锋是西安美院的大宝贝,一定要维护”,因为我是发自肺腑被他感动,我在杨锋的画里看到他的作品早就溢出了版画,也溢出了绘画,它就是一个人,一件件各种形式的“自画像”。

前一段时间,我在乌菲齐美术馆受邀参观一些馆藏版画和素描作品,他们对于艺术品馆藏的保存,我们观看时的保护措施,由此可观他们对于艺术的珍视程度,表面上体现在对于艺术作品的重视,背后则是出于对人的珍重。所以杨锋在如此重视版画的情境下,我们也可以探测出他是如此的重视自己,并进行深度内剖,我想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坚持的力量来源。

最后,我也建议你使用纸上或画布媒介,这可以节约大量时间,因为我知道版画家非常的辛苦,非常的耗时,而在艺术里最珍贵的是你独特的语言和方法,我所指的意思并不是轻视版画,我认为版画给了你,给了我,给了在座所有人最大的“存款”,使我们得以“取之不尽”。对于版画专业,版画群体我非常的自信,但我仍希望我们不止局限于某一领地,我们应该用我们所能高效的去“打世界”。

 

 

 杨锋作品

 

《身份》71×82cm  黑白木刻   2023年

 

 

《一九一八年的民国大先生》70×71cm  黑白木刻   2018年

 

 

《此虫》  63×82cm 黑白木刻  2021年

 

 

 

《麦子》91×80cm 黑白木刻 2021年

 

 

 

《八大山人》  53×75cm  黑白木刻   2021年

 

 

 

《秤砣》 黑白木刻  192×55cm  2021年

 

 

《藏匿的夏季》90×75cm  黑白木刻  2022年

 

 

 

《靖康之耻》75x88cm 黑白木刻 2023年

 

 

 

《剪枝人》55×80cm 黑白木刻 2022年

 

 

 

《老子之二》75×77.5cm  黑白木刻  2022年

 

 

 

《跳蚤》206×82cm 黑白木刻 2022年